追蹤
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614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無聊



這天……同房的兩名室友都跑出去了。


聽說是一個是去參加網友聚會,另一個則是住男朋友家。


所以這晚,只有雅玫一個人顧著六坪不到的小房間。


「哎──真無聊,這些人寫的小說怎麼這麼無聊啊?」雅玫一邊吸著蕃茄汁一邊抱怨著。


她正在逛專門發表靈異小說的論壇。


這裡有各式各樣的文章,有虛擬捏造的,也有真實的。


「每篇幾乎都看過了,好看的也就那幾種,真是無聊……」她不斷的抱怨著。


並且在評斷處留下最低最差的評價與積分。


也因此,雅玫練就了看評價在點進去觀賞的習慣。


「才十點半。」她看了一下電腦旁的小鬧鐘,上頭的秒針規律性的跳躍著。


她將注意力轉回螢幕上的各種列表上……選啊…選。


她看見一篇評斷優良度很高,積分更是高得讓人乍舌,但是篇名卻相當簡易單調的文章。



《 無聊。 》



是啊,真的很無聊。


雅玫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說實話,今天看得鬼故事都不夠讓她毛骨悚然……相反的還讓她喝欠連連呢!


不過看在這篇文章的評價這麼高,她有些心動,或許可以進去打發點時間。


心裡想著,雅玫所操控的滑鼠也順勢的跟著她的動作點進去。





『她覺得無聊,盯著眼前由字句排行起來的故事。』


『會看這篇無聊的小說,無聊的字句故事,就是為了殺時間。』




「還真無聊。」雅玫皺起秀眉,開始懷疑為什麼這篇開頭如此無聊的小說可以得到高段評價與積分。


她不耐煩的想按上一頁,卻被文字上的敘述吸引住了。




『她不耐煩的想按上一頁,卻被文字上的敘述吸引住了。』



「咦……怎麼這麼巧,剛好跟我心裡所想的一樣。」雅玫喃喃自語著。




『別離開,接下來妳所看到的,都是會對妳有所幫助的。』


那篇文章上如此寫著。



『在論壇中流傳著一篇詭譎的鬼故事文章,那篇文章……只會在農曆出現,不分白天夜晚。當然,夜晚是這篇文章最喜歡出現的時刻,尤其是……凌晨兩點整的時候。』


凌晨兩點?


雅玫看了一下鬧鐘,從剛才到現在也只度過5分鐘。




『遇到這篇文章,最好不要點進去觀看!不管他如何引誘妳,千萬不能妥協。』


『可是如果妳不幸點進去了,就趕快拔掉電話線。』


『這樣索命的文章就無法透過電話索取妳的性命。』



雅玫看的很入迷,雖然這字句間只像在警告,但是卻給了她想要的感覺-毛骨悚然。




鈴-鈴-鈴-鈴-鈴-鈴-



室內電話忽然響起!


雅玫像蹙然驚醒般地從坐椅上跳起來。


這麼晚了怎麼會有電話?


她接起電話「喂───」


「小姐,不好意思,請問現在幾點了?」電話另端傳來低沉女性的聲音,那女性的附近聽起來好像有劇烈喘氣的聲音。


幾點?!


怎麼會有這種怪電話?


困惑地看了一下時間,雅玫還是把看到的時間告訴那名謎樣女子「12點08分啊。」


「12點08分啊──快了-快了……在一個小時多,就到了。」


「欸,我認識妳嗎?」雅玫疑惑的問道。


總覺得這名女子怪怪的,先是莫名其妙打電話,現在又是莫名其妙問怪問題。


該不會是室友在惡作劇吧?!


雅玫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最愛惡作劇的室友甜甜。


「呵呵呵呵───」該名女子開始笑著。


那笑聲讓雅玫聽得是渾身雞皮疙瘩,寒意更是突如其來的從自己的背部竄起。


「別鬧了,甜甜,妳很無聊耶。」雅玫氣呼呼的掛斷電話,馬上把這通電話算進室友甜甜的名下。


雅玫轉回注意力,又繼續盯著眼前的螢幕。




『要記得哦,如果電話線來不及拔掉,對方問妳時間,千萬不能回答。』


問時間?!


雅玫這才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


剛剛那通電話?!


她在看了一下鬧鐘……


什麼時候剩下15分鐘就是2點整了?!


「不行,我要拔掉電話線!」雅玫遵照著小說上的指示拔掉那台紅色電話的電話線。


她很鎮定,她沒想到自己會這麼鎮定。


而且她發覺自己有些興奮更有些期待。


拔掉電話線後,雅玫又看回到螢幕上注視著。



『記住!有篇文章不能看。』


「到底是哪篇啊?」雅玫又吸了一口蕃茄汁「咳咳咳!這是什麼味道。」


本來甘甜的蕃茄汁在雅玫嘴中突然變得有些腥味。


原本橘紅色的汁液在螢光幕的光彩照射下顯得更加艷紅……就像鮮血一般。


「該不會壞掉了吧?」她用吸管在杯中撈啊撈……


突然,她發現杯中好像有東西……


她將杯子靠近擺放在眼前,注視著──


裡面有顆白白的東西。


該不會是什麼蟲子吧?!


雅玫嫌惡的想著。


手卻自動自發的繼續攪拌著。


此時電話聲又響起!



雅玫的手僵住了。


她……她不是把電話線拔掉了嗎?


她驚恐地看著電話,那隻紅色的電話……在光線折射中閃出異樣的紅色光芒。


她想放下手上的蕃茄汁,遮住自己的耳朵躲進被窩中。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


她失去了冷靜。


原本的期待與興奮被恐懼與害怕取代。


她準備把蕃茄汁放在桌上,然後回到床上給周公安慰。


就當她把視線轉移回蕃茄汁上時,她後悔了!


那顆飄蕩在杯中白色的物體,是胎盤!


是個已經有手腳的嬰兒胎盤!!



「啊────────」她尖叫的甩開蕃茄汁。


鮮紅的汁液瞬間流滿了整片地磚。


她驚慌的躲進被窩。


用柔軟的棉被緊緊的包裹著自己。


是的。

她想起來了,她可恨的回憶。


國三那年,她跟男朋友偷嚐禁果,不甚懷孕,因為沒有能力,所以她流掉了那無緣份的小孩。


年紀尚輕的她事後不覺得後悔,依然跟男友完好如初,就彷彿事情從未發生過。



她哭著,在悶熱的被窩中哭泣了起來。



「媽媽……媽媽……」一聲童音的呼喚在棉被外隱約傳進雅玫的耳中。


搭配著鈴聲,那呼喚是那麼尖銳貼近。


「對不起,寶寶,對不起──」雅玫道歉著,她好怕,那時候的自己太小,太不懂事。


「媽媽──我的血好不好喝?好不好喝?」童音回盪在雅玫四周。


「對不起-對不起──」雅玫抖擻得更厲害了,眼淚因為懼怕而滑出她的眼眶。


電話鈴聲不斷響著。


「媽媽-媽媽───」



螢幕的光照射著整間漆黑的小房間。


黑色配置的網頁上,捲軸自動滑動著。


在孩子的哭叫聲,電話銳耳的鈴聲中,電腦的配備完全沒有移動,但是捲軸卻還是往下滑動。


一直滑……


一直往下滑………







隔天早上,一直無法進入房門內的室友找了鎖匠來開門。


卻發現房間內髒亂無比。


流滿地板上的紅色液體與惡臭,讓在場的所有人皺起眉頭。


那條捲曲變形的棉被縮在床角……





螢幕還是停留在那間論壇上。







『記得!看到這篇文章千萬不要點進來……呵呵呵呵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