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72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第五章 『 夜晚 』

☆   ☆   ☆

「念念……玥?」夜晚的蟲鳴在沁藍玥的耳邊回盪著。

沁藍玥張開雙眼,無神的看著在自己眼前的繁星……繁星……

「啊……念靈哥哥!」沁藍玥緊張的跳了起來,馬上看見那個讓她擔心的人正坐在火堆旁喝著蘿蔔湯。

哼,還真悠閒呀。沁藍玥努了努嘴,心中有些不高興。

「玥,妳醒啦。」念靈慢步走到沁藍玥身旁,遞了碗剛從鍋子裡撈出來的蘿蔔湯交給沁藍玥。

「謝謝……」一看到飄著蒸氣,熱騰騰的羅蔔湯,沁藍玥馬上覺得自己的五藏廟有些餓了,她沒拒絕就接過了蘿蔔湯,小口小口的喝了起來。

「傷有沒有好一點呀?」一道甜美淘氣的女聲插入了念靈與沁藍玥之間。

沁藍玥回頭一望。

「啊,舞若!?」沁藍玥驚聲大呼。

「哎呀呀!好久不見呀--可愛的小沁沁。」舞若開心的擁住因為嚇一跳所以定格的沁藍玥,在沁藍玥的耳邊輕輕吐著氣:「怎麼每次妳看到我都一副定格樣呀?」

熱情的舞若穿著相當性感。

金色的紡紗若隱若現的遮掩著嫚妙的身軀,穿戴著金帶舞鞋的腳踝上與手腕上佩帶了不少鈴鐺與金屬亮片,短俏的金絲捲髮上戴著白色的百合花飾,臉上也遮著近乎透明的黃色絲巾,露出來的眼睛又圓又大,恰似貓眼。

「有嗎?」沁藍玥乾笑的扭動,企圖掙脫舞若的擁抱。

「玥,妳們認識呀?」原本一直沉默觀看著這兩個小女生吵嘴的念靈緩緩開口詢問著沁藍玥。

「認識呀,我跟她是……」沁藍玥話還沒說完,就被舞若給插了嘴。

「我跟沁沁是情侶哦。」舞若笑的曖昧極了,好像沁藍玥跟她之間真的有什麼特殊關係。

「哪有呀!」沁藍玥緊張的抓著念靈的衣角,表情彷彿寫著承受不起的字眼。

「念靈哥哥,我跟舞若只是一起長大的朋友呀。」

「啊--沁沁好無情哦。」舞若一邊說著一邊又以那婀娜多姿的軀體貼近沁藍玥。

「舞,妳這樣好噁心哦。」沁藍玥起了一身冷汗,不喜歡有人靠自己這麼接近。

「我的沁沁……妳還沒幫人家介紹這位帥哥哥是誰耶?」舞若意有所指的打量念靈,似貓的琥珀色瞳孔放大又縮小,原本貼近沁藍玥的身軀更是像牛皮糖似的黏的緊緊。

「唉……」沁藍玥輕嘆口氣,無奈的幫雙方介紹:「這位祭司是幫助我轉職的念靈˙德爾特克;念靈哥哥,舞若˙傑斯,童年玩伴。」

「妳好。」念靈淡淡的打了聲招呼。說實在的,他不太喜歡這個舞孃粘著沁藍玥。

「我很好--」舞若舉手頭足帶了滿滿的性感,她隨意調整了自己暴露到不能在暴露的衣服後,又整個人掛在沁藍玥身上。

沁藍玥無力的又在嘆了口氣,因為之前跟狼王的戰鬥使她相當虛弱:「舞,妳這樣我不太舒服。」沁藍玥感到陣陣頭暈目眩。

「啊!抱歉。」舞若想起沁藍玥身上還有著傷勢,馬上放開沁藍玥,結果不放還好,一放沁藍玥就像朵落花般的往地上墜。

所幸念靈反應快,即時抱住搖搖欲墜的沁藍玥,他輕撫著沁藍玥的額頭,才發現原來沁藍玥正發著燒:「她……在發燒。」

念靈溫柔的將沁藍玥平躺在靠近火堆的草地上。

「我沒事。」沁藍玥又掙扎的想起身,證明自己無礙。可是因發燒引起的朝紅卻是那麼的明顯。

「欸……念靈,這下該怎麼辦才好?」舞若憂心的詢問著身為祭司的念靈。

「請你去找些綠草跟紅草來好嗎?」念靈冷靜的拿出聖水,靠近沁藍玥的嘴邊:「玥,乖,喝下去,會讓妳好很多哦。」

「ok,就交給我吧。」一聽到尋找的物品,舞若馬上起身尋找。

偏偏沁藍玥不服輸的個性在此時不巧居然發作:「我沒事。」

她倔強的推開聖水,想關心老鷹「我的鷹……」

老鷹受到主人的呼喚,從樹上飛了下來,盤據在沁藍玥跟念靈的頭上,有靈性的知道自己的主人狀況不佳。

「妳的老鷹很好,牠呀,比牠主人乖的多。」念靈沒好氣的抱著虛弱到無法自己支撐的沁藍玥。愛逞強的小傻瓜。

「哼!」沁藍玥被說中了心事,不甘心的低下頭不回應念靈。

念靈沒心與沁藍玥計較,溫柔的將沁藍玥安撫回草地上,再蓋上一件披風:「妳先睡一下,等下舞若帶藥草回來我在叫醒妳。」

也許是過度疲累與傷口發炎所引起的發燒,沁藍玥就在念靈溫柔的守護下昏昏沉沉的睡著。

☆   ☆   ☆

火堆旁,兩個身影繁忙的切割著藥草。

「沁沁剛睡著呀?」舞若小刀剁碎著紅草小聲問道。

「嗯……剛睡著。」念靈看著身旁的沁藍玥,心中好多好多不捨;就怕會像從前那次一樣……

「舞若,妳也休息吧,今天真的很謝謝妳。」看著舞若有些疲憊的神情,念靈好意建議。

「沁沁沒問題了嗎?」舞若停下手邊的動作,見念靈點頭,也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好吧,那我睡一下呀,有事叫我哦。」話說完,人就倒在火堆旁呼呼大睡了起來。

四周一片漆黑,寧靜的夜晚,搭配著些許涼風。念靈看著滿天的璀璨的星斗……

「冷……」

細小的聲音從念靈身旁拉回了念靈原本飄浮甚遠的思緒,他輕柔的將手探向沁藍玥的額頭,觸碰到的是嚇人的高溫。

「好燙呀。」念靈暗暗叫糟。確實,發炎的傷口會引起高燒忽冷忽熱的情況,他熟練的拿起紅草碎泥,想餵沁藍玥食用。

但是因為高燒而發寒的沁藍玥咬緊著牙,念靈根本無法讓沁藍玥吃下這片退燒的草藥:「玥,張嘴呀。」

無奈失去意識的沁藍玥卻只喊著冷,完全不知道在她身旁有個人正擔心的想撬開她的嘴:「好冷呀……冷……」

念靈看著沁藍玥的模樣,心中的不捨是越積越多。

他深深的吸了口氣,彷彿用了全身的力量去下定決心似的,念靈將藥草放進嘴裡,再細細的咬得更碎,並將沁藍玥摟進自己的懷裡,溫柔的以嘴將草藥餵進沁藍玥的嘴中。

就在念靈的細細照料以及溫暖的懷抱中,情況逐漸穩定的沁藍玥半夢半醒的呢喃著:「念……」

念靈笑了笑,對這個小傻瓜沒辦法。

「小傻瓜,連睡覺都會說夢話。」不過正當他聽沁藍玥所說的最後一句話,斗大的淚水突然從他的眼框奪出……

「念念……」


弦月高掛在天邊,夜晚還很漫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