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513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章 『 似有若無的親密 』

她往自己身旁一看,沒想到竟然有個人正抱著自己,而且那個人還是……

「啊----!」貫徹雲霄的尖叫聲打破了早晨安詳的寧靜。

沁藍玥紅著臉,一巴掌猛力的往念靈還在酣睡的清秀臉龐打了下去。

「啪!!」

原本因為照料沁藍玥一整晚都半夢半醒的念靈,在沁藍玥的尖叫下早已醒了七分,不過這一巴掌,馬上把他所有的瞌睡蟲趕的無影無蹤。

「妳……?!」念靈困惑的看著眼前這個紅著臉,瞪著眼的小傻瓜。怎麼一大清早就打人呢?

「我、我實在沒想到……念靈哥哥居然是個大色狼。」沁藍玥氣的發抖。小妮子自認自己姿色好到被輕薄?!不過話說回來,都病的半死不活了,哪個男人會對這樣的小女人有興趣呀?!

「嗄?」念靈愣了愣,有點反應不來。

看到念靈一臉莫名其妙,事不關己的模樣,沁藍玥更氣了,她憤怒的舉起雙拳,快速的敲打念靈的胸膛(因為還在懷裡),胡思亂想下產生的屈辱淚水更是不爭氣的落下。

「我恨你啦----!!這樣我將來怎麼嫁人呀。」沁藍玥哭著,不敢回想昨晚自己跟念靈發生了什麼事情。

剛醒的念靈還在回想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剛醒就被襲擊了,在看到沁藍玥的淚水後,念靈豁然明白這個小傻瓜在胡思亂想什麼了。

他安撫的擁住沁藍玥,溫柔的安慰著:「不哭哦,乖乖。」

一聽到念靈的安慰話語,沁藍玥哭的更兇了,連攻擊都停止了下來。她遮著臉,嚎啕大哭著。「你是混蛋大色狼啦!嗚----」

看了沁藍玥的反應,念靈覺得自己無辜極了。怎麼現在流行起照顧人還要被誣賴為渾蛋大色狼呀?

「乖呀……妳先不要哭呀,妳聽我解釋啦。」念靈用手溫柔的拭去沁藍玥掛在臉上的淚水。

「解釋?我都在你的…………」沁藍玥哭的更厲害了,因為她覺得自己好丟臉,現在還賴在一個男人的懷裡:「嗚……你還能解釋什麼?」

「呃……我……」念靈語窮,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昨晚的事情經過。

沁藍玥見念靈這種反應,更加以為自己被襲擊了……她哭的傷心,激動到連掙扎的力氣都花在生氣與傷心上。

「嗚--大色狼,我……我恨你啦----!!」

看著沁藍玥哭泣而轉成粉紅色的臉蛋,因為扭打哭鬧而微開的衣服領口理所呈現的嬌嫩胸部,念靈瞬間腦門漲血,他僵在原地,感覺自己的……有點不聽使喚。

完蛋了,我會被玥殺死。這是念靈心中唯一的念頭。

感覺到念靈的不為所動,沁藍玥停下原本的哭鬧,傻呼呼的看著這個還是環著自己,但是渾身有些僵硬的男人:「欸……你……怎麼了呀?」

無知的模樣像是帶有著一股清純的蠱惑在引誘著念靈。

「玥……妳讓我……有點…………」念靈語調沙啞欲言又止,說不出自己居然會……

「我什麼呀?」沁藍玥慌張的跟著詢問,眨呀眨眼睛,直拎拎的看著念靈;思索著是什麼樣的原因使得念靈瞬間變得如此僵硬。

想著想著,沁藍玥突然語出驚人的說:「喂!你該不會是嫌棄我太重了吧。」

「不是……」念靈覺得啼笑皆非呀,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小傻瓜會這麼遲鈍:「妳……先起來好嗎?」

沁藍玥壓根沒想到自己正在挑戰一個祭司的自制能力,她只是低聲不悅的說道:「我就知道,你是在嫌我重。」

乍聽聽念靈的請求,沁藍玥立即狠下心,硬是賴在懷裡不走,順便還動的兩三下:「哼!壓扁你。」

汗水由念靈的額頭滑下,沁藍玥的行為無疑是在點火呀……

「玥……」念靈苦惱著,說什麼也不能讓自己亂來。

「不走,你說什麼我都不走。」故意跟念靈過意不去,沁藍玥還雙手抱的念靈緊緊的,柔軟的胸圃似有意若無情的摩擦著念靈的抑制。

少女特有的馨香飄散著,引誘著念靈盪漾著心……

「我可不想當個因為犯罪而入獄的祭司哦。」他啞黯的警告著。

「犯罪?」沁藍玥傻氣的問道:「什麼罪呀?傷害罪嗎?」說著說著,沁藍玥舞動著自己的拳頭,一臉敢欺負我,就扁你的表情。

「現在的妳還不適合知道這件事情……」念靈更加僵硬了,他迫切需要跳進寒冷刺骨的雪水池好好冷靜。

「為什麼呀?」沁藍玥不服氣的捏著念靈的臉,完全忘了上一秒自己哭鬧的原因。

太多的接觸,對現在的念靈來說,實在是危險,畢竟他背負的擔子是比其他人還要來的重。

「沒什麼。」念靈推開沁藍玥,快速的站起轉身,不想讓沁藍玥發現自己的異狀。

只是這樣不禮貌又直接的行為對沁藍玥實在太過刺激了,她以為自己被討厭,立刻又紅了雙眼:「你騙我。」

她也跟著站起身,並想跑到念靈面前,但是由於技術不佳,碰的一聲,沁藍玥整個人重心不穩的壓在念靈身上。

兩個人雙雙倒地,當然是由念靈墊底啦。

一看到機會,男女不分的沁藍玥連忙坐在……念靈的肚子上,單純的只是想壓在念靈身上:「哼,看你怎麼跑。」

「唔……」念靈忍不住叫了出聲,在他的眼裡,沁藍玥是個女人,一個正在蠱惑自己犯罪的小女人。

「念靈哥哥……你好像不太對勁耶。」正常人會冒汗這麼嚴重嗎?天氣又不炎熱。伸出修長的手指,擦過念靈臉上的汗水,沁藍玥反應遲鈍的問著。

念靈雙手忍不住撫摸著沁藍玥的臉,輕柔的,眼神閃亮著一種異於平常的眸光:「是妳害的。」他淡淡的解釋。

「我?」沁藍玥無辜的附頌著:「念靈哥哥……你好燙哦。」

念靈此時高過常人的體溫,轉移了沁藍玥的好奇與注意。

念靈苦笑,死撐著打商量:「起來好嗎?」

他只希望可以趕快讓自己冷靜,因為他不能在衝動之下做出傻事。

「為什麼?」沁藍玥的老毛病又在此發作。

她任性的壓在念靈肚子上,故意用光滑的大腿動來動去的"攻擊"著念靈……表情邪惡的說著:「如果,我說"不要"怎麼辦呀?」她得意忘形的在念靈的肚子上又動又壓,惡作劇的成分居多。

念靈皺了皺眉,一個反身壓在沁藍玥上頭。心想既然妳這麼愛玩,就嚇嚇這個小傻瓜好了。

「不要?!那我只好這樣。」他壓低身體,將炙熱的渴望貼近沁藍玥的腹部。

「這是什麼呀?」沁藍玥感覺到自己的腹部有種熱熱燙燙的東西抵著自己,還不有男女之間韻事經驗的沁藍玥有些緊張的抓著念靈的頸部。

「想要妳的……」念靈邪魅般的輕笑,他在沁藍玥耳邊輕輕吐著氣,沙啞低沉的說著。

「嗄?想要我?!」雖然還沒經驗,但也不代表沁藍玥是個笨蛋呀,她立即聯想到……

「不會吧……」沁藍玥馬上羞紅了臉,對念靈的誠實相當不好意思也有些難為情。

「後悔了嗎?」念靈邪笑著,看著原本調皮的小傻瓜瞬間變成了醉人的小女人。他壞心的讓渴望摩擦著沁藍玥柔嫩的腹部。

「念靈哥哥……」沁藍玥開始著急,身子開始有些許顫抖,嗚嗚……人家會怕啦。

「哇、哇、哇!玩的這麼熱情呀----!!!」

原本綺麗的氣氛剎間被打散,舞若輕鬆破解這還不應該發生的情況。

明白自己是不速之客的舞若苦笑,她清楚明白其實念靈心中就在掛念著她心愛的小沁沁,只是她沒想到會看到這般輔導級畫面。

看沁藍玥傻呼呼被念靈壓在身下,還紅著像蝦子般的臉,舞若強忍大笑的衝動。

「舞!!」沁藍玥的臉更紅了,她沒想到會被舞若撞見這種讓人難為情的時刻。

其實,最苦的是念靈,他無奈的坐起身不在壓著沁藍玥。可是也沒多少解釋,只是坐在草地上,看著沁藍玥燒的通紅的嫩臉。

「真沒想到呀,我只是去摘些水果回來,就看到如此養眼的畫面耶。」吃吃竊笑,舞若卸下背在肩上的袋子,擺放在草地上。

少了依靠的袋子,也就跟著順勢倒了下來,袋子裡的蘋果,香蕉……等水果滾落一地。

不過,看這兩個人衣著只是有點凌亂之外並沒有離開身體的情況,舞若判定,這兩個人應該是事前,不是事後……

「不繼續嗎?」舞若打趣道。

其實要把沁藍玥交給念靈,舞若本身也放心,畢竟傻女孩還是要有人照顧的好。

「不要鬧了呀……臭舞若!」沁藍玥起身,想痛打戲弄自己的舞若。

舞若看沁藍玥來勢洶洶,嘻皮笑臉的連忙拔腿就跑,兩個女孩在草地上打打鬧鬧著。

念靈淡淡的笑了笑,站起身,往樹後慢慢移動……

沁藍玥一邊追跑著舞若一邊看著念靈往樹後移動……她疑惑的停頓了腳步:「舞若……念靈哥哥去哪呀?」

舞若連看都沒看就一把抱住沁藍玥:「那顆大樹後面有座小湖,妳的念靈哥哥是去那裡滅火的。」

滅火?!

沁藍玥傻在原地,愣愣的說:「可是我看念靈哥哥沒有著火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