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70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第九章 『 心意 』

分不清是血還是髒污,本來是比晨雪還白的大理石地磚,由於長久的荒廢早已變成骯髒不清的濁黑磚瓦,破碎的磚片散落各地。週遭原本該是金碧輝煌的神樹早已因為諸神們的撤離而變的漆黑枯萎,光彩不在。

以高級木材梨木所搭建的地板,有規劃性的製作成十字架的造型,但也因為戰事與歲月摧殘顯得老舊不堪。

這個特別的地方,是歐古眾神時代時,用來省判罪人之處;只是,目前這些梨木所建造的木樁早已被風侵蝕,霧水浸泡而多少有些化成木渣,有些腐爛殘破毀敗。

看著地基挑高的格式,有點像特別突出的高腳椅,沁藍玥勉強挑了一處算還完整的位置坐下,沉默不語;腦中想的淨是剛剛的暗神官。

在這座曾經是諸神們的樂園的城市到底蘊藏了多少悲哀呢?

為何暗神官會如此流淚呢?

沁藍玥無奈的輕嘆,只要一想起暗神官臉上的血淚與口語中夾帶的恨意,沁藍玥的心不自覺得感到揪痛,就好像身同感受似的。

「玥……」念靈擔憂的看著呈現好像正在神遊狀態的沁藍玥,多少也明白沁藍玥心中正想著些什麼。

念靈現在就坐在沁藍玥身旁約五步距離的位置,眼神帶了疼惜與柔情的看著沁藍玥。

他知道,有時候安靜,就是最好的陪伴。

悄悄的接近,在旁休息的娜蓉併著眉,輕柔的說著:「念靈,請問…你…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聽見有人叫自己,念靈轉身看著娜蓉,聽到娜蓉的話後,點了點頭,隨著娜蓉走出十字區,一離開十字區,念靈便開門見山的直接詢問:「有事嗎?」

「我……」娜蓉低下頭,不知如何開口。

「請妳直說吧。」念靈聳聳肩,等著娜蓉想說出的話語。

「那我就直說哦。」娜蓉頓了頓,目光謹慎的盯著念靈的表情,她小心翼翼的說著:「你是不是對沁藍玥有特殊的感情?」

「特殊感情?!」念靈瞇眼,嘴角挑著似有若無的輕笑:「妳指的特殊感情是……」

「愛慕之情呀。」既然念靈都要求直說,娜蓉也就簡單的直說出自己的意思。

其實,念靈一開始就知道娜蓉想說的話,只是多些確認罷了。

「是的。」他不需要否認與解釋,"是的"這就是他的標準答案。

「你還真直接呀。」娜蓉難以致信的驚呼。

「妳不也跟傑特爾在一起嗎?!」念靈啞然失笑,對於娜蓉提出的問題不予置評。

「我跟傑特爾在母親的肚子裡就被雙方父親結了婚約了。」娜蓉搖了搖頭,解釋著自己與傑特爾為什麼能夠在一起的關係。

「那你們…結婚了?」

奉父母之命結婚……?!

難怪……

「是的,我們結婚了。」一雙粗曠被鎖甲鐵衣包裹的手臂從娜蓉後腰間伸出,傑特爾溫柔的擁抱著娜蓉:「親親小寶貝,妳們在談什麼悄悄話呀?」

「老公?!」娜蓉嚇了一跳,沒想到傑特爾居然會出現在自己的身後。

「恭喜呀。」念靈笑了笑,他……其實也很希望沁藍玥可以這樣稱呼自己。

「謝謝……」娜蓉幸福的笑著,與傑特爾眉目間,傳達著濃濃的愛意。

人的一生可以找到個互相包容與支持的深愛對象是不容易的,不管是什麼樣的人……都有得到幸福的資格吧?!

念靈心裡想著,目光不自覺的望向沁藍玥所在的位置……

不料,眼前的情況讓念靈完全措手不及。

念靈大驚。

沁藍玥不見了,原本所在的位置現已人去樓空。

「這個小迷糊。」念靈緊張的張望四周。

因為沁藍玥的方向感極差,在小小的斐揚城都能迷路了,何況是完全不熟悉的克雷斯特漢姆古城-墳墓區。

況且墳墓區還有許多曾經是戰敗俘虜與被諸神處死的罪者們的魂魄到處遊蕩,他擔心沁藍玥會迷路,更害怕她會受傷。

傑特爾摸了摸沁藍玥原先所坐過的位置,上頭還有些餘溫,這表示沁藍玥才剛離開。

「念靈,請不要擔心,我們大家一起分頭找。」傑特爾說完,便騎上座騎,與娜蓉坐穩後,從口袋裡拿出蒼蠅翅膀。

「對呀。念靈,你不要擔心,我跟大哥還有姐姐會分開找的,你在原地等沁沁回來吧。」由隊伍訊息上得知沁藍玥失蹤消息的舞若,二話不說,拿出蒼蠅翅膀,在手中捏碎,砰的一聲,人便瞬間移動。

所有的人分散尋找沁藍玥,留守在原地的念靈看著遠方,心中佈滿了滿滿的不安。

☆   ☆   ☆


至於搞失蹤的主角-沁藍玥,此刻,正漫無目的的胡亂奔跑。

是的,她聽到了,她聽到不該聽話,是念靈剛才與娜蓉的對話。聽見了……念靈……

沁藍玥感到心亂如麻,她沒想過念靈對自己是這樣的感情。

難怪念靈對自己會做出那些……那些親密的舉動……

一回想起念靈先前的所作所為,沁藍玥不爭氣的漲紅了臉。

她……不討厭念靈,也不討厭念靈對自己的行為。

只是,她不明白……不明白自己的心情,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對念靈有著相同的情感。

她只是認識了這個男人,然後他陪她轉職,一起旅行小段時間,以及他曾經大力幫助自己。

沁藍玥腦袋浮現出,兩人一起旅行的時候,念靈戲弄自己的時候,兩人曖昧獨處的時候,還有他為自己擔憂驚慌的時候……

停下奔跑的步伐,沁藍玥倚著牆,激烈的喘氣著,額間流下汗水。

沁藍玥沒有做擦拭的動作,只是整個人無力的靠著牆壁:「念靈哥哥……」

她慢慢的滑蹲下身,目無焦距的看著遠方。

她該怎麼辦呢?

因為根據所聞,祭司是不能與普通人有所愛戀關係的。

所以,不管自己做什麼決定都會傷害到雙方。

劇烈跳動的心跳聲再再提醒沁藍玥,其實,她是有點喜歡他的。

不論是哪種情況下,不論是什麼樣的情感,沁藍玥唯一能確定的是,她真的很喜歡他,那份喜歡內涵了滿滿的依賴。

緊咬著下唇,沁藍玥將頭埋進膝間,無視週遭的危險,她只覺得自己腦袋混亂得可以。

就在沁藍玥滿腦混亂,毫無戒心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時,一隻全身血紅色的蒼蠅飛向沁藍玥的方向並且預備發動攻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