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70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第十一章 『 解救 』

【妹,妳怎麼了!?】傑特爾驚呼。

舞若一邊喘氣一邊說著:【我……沒事,可、可是、可是沁沁她……】語帶哽咽,舞若的口氣讓在場的人都感到絕望。

提到沁藍玥的名字,念靈忍不住站起身,緊張的追問:【玥她怎麼了?舞若,玥她到底怎麼了?妳找到她了嗎?】

遠遠的,舞若傳來的訊息叫人心慌。

【哥、念靈、娜蓉姊,求求你們快來……救沁沁啊……】

在場的舞若輕輕的抱起因為中毒而全身呈現炙紅狀態的沁藍玥,不懂醫術的她只能跟隊伍內的人求救。

剛接近此地時,舞若就發現這個地方相當奇怪,因為此地聚集了許多戰腐還有赤蒼蠅。

這種迥異的情況,引起舞若的注意。

她用望遠鏡瞰望著,在密密麻麻魔物堆的細縫中,她看到熟悉的身影。

被眾魔物包圍的……竟然是昏迷不醒的沁藍玥,舞若受驚的尖叫,她沒時間傻眼,甩著手上的鞭子,迅速的丟出箭矢,一一將魔物們引開。

花了不少時間,舞若好不容易才將大量的魔物引開。

【好,我去。】念靈連忙幫自己使用加速術。

【舞若,妳冷靜說,妳現在人在哪個方向?】娜蓉詢問著。

【我……我在右上角,靠近墳墓區。】舞若忍著淚水,心疼的看著跟自己一起玩樂長大的好朋友。

「沁……妳不可以死呀,妳還沒得到幸福過,怎麼可以說死就死……嗚…………」

知道舞若與沁藍玥的所在地點,念靈與傑特爾夫妻迅速趕到目的地。

以最快速度到達現場的念靈看到沁藍玥喪失活力的躺在舞若腿上,心不由的刺痛起來。

但是天生清靈的性格卻使他相當冷靜……冷靜到讓他渾身冰冷。

他快步跑到沁藍玥身旁,精確並且仔細的檢查著沁藍玥的目前狀況:「體溫異常,膚色怪異……右手臂有咬痕,是被赤蒼蠅咬傷的。看樣子,應該是中毒且失血過多。」

「那怎麼辦呀?」舞若讓開位子,將身受重傷的沁藍玥交給念靈。

「必須有刺客的解毒術……不然就…………」念靈心疼的摟著沁藍玥。

此時昏迷不醒的沁藍玥除了膚色艷紅,嘴唇卻是怵目驚心的桃紫色,這樣就代表著沁藍玥現在因毒性過強而呈現臨死邊緣。

舞若環顧四周:「可是……可是這裡沒刺客呀。」

這種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鬼地方,沒有王公貴族踏青出沒,魔物多到罪犯在這裡躲只怕被夾來配,既然兩者可以引出刺客的重點要素在此無法存在,刺客怎麼會出現。

舞若在內心吶喊,恨不得當初應該轉職去當賊。

站在一旁的同樣是聖職人員的娜蓉緩緩開口:「念靈……你應該會使用那個辦法吧?」

娜蓉很想阻止他,但是看到念靈的模樣,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她明白,換做是自己,恐怕也會這樣做,就為了傑特爾……

念靈點了點頭。這是目前唯一可以救沁藍玥的方法。

「為了妳,我願意試試看。」念靈溫柔輕聲的說著,不捨的撫摸著沁藍玥的小臉。

看得出念靈對於沁藍玥的情意,傑特爾輕拍舞若的肩膀,老練的示意該離開一下,至少到周圍注意是否有魔物出沒。

舞若當然了解傑特爾的意思,憂心的看著沁藍玥一眼後,便跟著傑特爾離開,到處巡邏,阻擋魔物侵襲。

☆   ☆   ☆

由於傑特爾貼心的舉動,使得週遭得到了沉靜的安寧。

現在,是兩人的世界……

暗自做了心理準備,深深的吸口氣,念靈心想應該幫沁藍玥先解開衣物……

他沒惡意,只是這樣方便沁藍玥排汗解毒。

「嗚……」沁藍玥痛苦的呻吟,她只覺得現在滿身像是被螞蟻啃咬般的疼痛:「好……痛……好熱………………」

「忍耐點,乖乖……」念靈哄著意識不清的沁藍玥。

他動作輕柔的解開沁藍玥的衣領。心疼混和著心跳,有哪個男人對自己心儀的女人不心動呢?

想撇開臉不看又覺得對不起自己。念靈紅著臉,左右為難的不知道該把目光放哪。

「我在胡思亂想什麼啊。」忍不住斥責自己,念靈將沁藍玥解下的衣服舖在地板上。

失去衣物遮體的沁藍玥像初生的天使般柔弱,原本跟隨在旁的老鷹有靈性的在角落巡視週遭,只要有魔物想偷襲,老鷹必定博命擊敵。

雖然中毒,但是依舊好美。看著沁藍玥,念靈在心中不住讚嘆著……

「唉,又……」又亂想了。念靈用力搖晃著頭,想把自己不正經了想法甩的遠遠的,目前當務之急是救人。

念靈從隨身攜帶的小型皮製袋拿出一小瓶綠色藥水「乖,喝下它妳會比較舒服哦。」

才剛將藥水靠近沁藍玥的唇,一聞到藥水味,沁藍玥反射性的撇開臉。

「玥……」念靈無奈的搖頭。

的確,綠色藥水是所有藥水類味道最難聞也是最苦澀的,但是沁藍玥如果不服用,一定會喪命的。

念靈將瓶口靠近沁藍玥的唇邊,沁藍玥又轉頭撇開。

硬著心腸,把藥水灌進嘴巴,流掉的部分比入嘴的多,而入嘴的卻又都吐出來。

念靈被沁藍玥死不吃藥搞得人都快崩潰了,他又哄又吼,昏迷不清醒的沁藍玥完全以本能在拒絕救命的藥水入口。


「不管用什麼方法都一定要逼妳喝下去。」念靈低吼,順手將綠色藥水往自己的嘴裡倒。

苦味讓念靈皺起眉,沒時間多想,他攔手摟起沁藍玥,緊扶著巴掌大的小臉,雙唇貼近,一滴不漏的將藥水送入沁藍玥的嘴裡……

「唔…………不……要…………」苦味刺激嗆著早就昏的亂七八糟的沁藍玥,她哭泣著,抗拒著……卻無法阻止苦藥水的入侵。

好不容易將藥水全送到沁藍玥嘴裡,念靈不捨的輕舔著沁藍玥的嘴角……

「抱歉,讓妳吃苦了。」

接著拿出隨身攜帶的聖水,拿起沁藍玥的銀箭,用力在自己指尖畫破一道傷:「配合我的血,聖水的效力會更快。」

血緩緩滑落在聖水裡……逐漸的融合……無色無味的聖水漸漸呈現出嫣紅色彩。

與聖血後的聖水比普通聖水有著更強的聖氣,是每個祭司最危險的技能。

因為這樣必須消耗大量的聖氣,聖氣對神職人員而言等於生命泉源,聖氣的減少就等於降低防禦能力,更何況失去的聖氣是無法補回。

簡單幫自己施展最低的治癒術止血,念靈把心思都放在沁藍玥身上。

撕扯下衣服的一角,念靈沾著聖水,開始擦拭著沁藍玥的每一吋肌膚,從臉蛋開始,滿是冷汗的額頭,緊併的眉頭,閉著的雙眼,高燒而冒汗的鼻頭,乾裂變色的唇瓣……

念靈慢慢擦著,也深深的將沁藍玥的模樣印入心底。

就這樣不停歇的擦拭、餵藥,綠藥水與聖水的搭配治療有了效果,可是元氣大傷的沁藍玥降了高溫卻得來低溫。

「……冷……好冷…………」沁藍玥抖著身,看起來更加虛弱。

靠著牆,念靈脫下自己的衣服,小心的將沁藍玥摟進自己的懷裡,再用衣服環住兩人……

顧不得自己的體力大失的狀況,念靈只想要沁藍玥平安無事。

「有我的體溫,妳就不會冷了。」念靈愛憐的看著沁藍玥已經慢慢恢復正常紅潤的臉色,責備自己為什麼沒照顧好她……

「嗯……」沁藍玥呢喃似的發出舒服的聲音。這是他照顧一個晚上所得到最好的聲音也是最好的安慰。

「對不起……玥……對不起…………」

緊緊的擁著玥,念靈暗自下了決定,為了玥,他願意只守護,不佔有。


畢竟,他已沒權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