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513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tory*1

好可愛?

什麼好可愛……?

不可愛啦,我心情遭透了……糟糕透了!!

該死的我的眼淚,吼----怎麼停不住啦,又不是水龍頭……

隔著阻礙我視線的透明液體,我瞪著眼前的螢幕。

「妳好可愛……好可愛……」身旁傳來的聲音好輕,好接近……

該死,我最討厭情侶!

一定是某個噁心巴拉的臭情侶在旁邊搞肉麻。

我氣憤的擦掉臉上流的亂七八糟,活像蚯蚓的淚水……

我就要看看是哪對噁心情侶。

抱著這樣的想法,我用力轉頭,憤怒的撐著不夠大的眼睛轉向聲音的來源!

「妳的鼻子紅紅的耶,呵。」聲音的主人掛著百事皆無害的笑容。

是一個男生?!

一個正朝著我笑的男生?!

怎麼可能……

轉頭看看四周,其他人都坐好遠,這個男生是在跟我說話嗎?

「我認識你嗎?」一開口,我才發現自己聲音有些沙啞……

「不認識。」聲音的主人露出潔白的牙齒。

他以為他在拍牙膏廣告嗎?對我笑的這麼燦爛要死喔。

「神經病。」我轉頭看回螢幕。

頓時間覺得自己委屈萬分。

我現在正在網咖,先是遇到線上的公遺棄,現在又遇見神經病。

我今天走什麼霉運嗎?!

對!

我被拋棄了……

遊戲畫面上,拓大的中央西門花園外,只有我的騎士在。

這裡本來一直都是我跟線上公相處的秘密場所……

刻意拉大,怕忽略掉的對話視窗,是綠色密密麻麻的話。

裡面摻插幾句的白色對話,卻少的可憐……


羅密歐:『粉圓,我們分手吧。』

鴉片粉圓:『啊?』

鴉片粉圓:『公……你在開我玩笑嗎?』

鴉片粉圓:『是不是我做錯什麼事情了?』

鴉片粉圓:『我可以馬上改呀,你說,我一定改。』

羅密歐:『妳沒有錯,只是,我……我覺得我們之間不適合吧。』

鴉片粉圓:『可是……』

鴉片粉圓:『公,你說話呀,為什麼不說話?』

鴉片粉圓:『我們哪裡不適合?是不是我有什麼很差勁的缺點?我可以改呀。』

鴉片粉圓:『是不是我太……凶?我保證,我會努力小鳥依人……』

鴉片粉圓:『我會乖乖聽話,以後不跟你吵架,不亂衝裝備了。』

鴉片粉圓:『公,我求求你別生氣好嗎?』

鴉片粉圓:『不!我不要你的錢。』

羅密歐:『拿去離婚吧。』

鴉片粉圓:『我不要,公……別這樣好嗎?』 

羅密歐:『不要就算了,881。』


就這樣?!長達半年的感情就這樣說拜拜?

沒有任何解釋,連挽回的餘地都沒有……?

我不懂……真的不懂……

「呵。」

那個男孩又發出在我耳中聽起來類似恥笑般的輕笑,在眼角邊,我看見他起身離開。

快滾、快滾,滾愈遠愈好,無聊的傢伙來開我玩笑。

我真倒楣……

隨手伸上平常習慣攜帶的藍色背包。

咦?!

咦咦咦?!

不會吧……

沒有衛生紙?!

我…………我、我忘記帶了?!

『嗨--需要衛生紙嗎?可愛的騎士小姐。』一個男神官帶著天線頭飾坐在我的紅髮騎士旁邊。

天線?!

他以為他是天線寶寶喔。

『不需要。』我憤恨的敲打著鍵盤。

 『輕點、輕點,騎士小姐是打算把鍵盤敲壞嗎?』男神官一邊出話語,一邊按出歡笑的表情。

『關你屁事喔。』還笑勒,本姑娘現在心情非常不好,這個神官是打算來當出氣包的是嗎?

 好!我就大發慈悲讓你享受被罵的快感。

 『先別生氣嘛。我覺得妳哭…………』男神官吐了口氣。

我哭?!我最好是在哭啦。

我又沒有按哭的表情。

『你又知道我在哭。』我無言的反駁,覺得眼前出現的這個男神官挺無里頭的。

『有呀,妳臉上掛著水痕……』

咻一聲,男神官從遊戲畫面上形成一道流星消失。

嗯哼--?!現在是在耍我就是了?

歹年頭,多瘋子。

啪一聲!我左手邊的電腦突然亮起來。

有人開台?

我忍不住挑眉。
 
我明明記得別的地方位置很多呀,幹麼一定要坐在我旁邊呀。

我緊握著滑鼠,不語。

椅子拉開,旁邊的座位坐下一個人。

一個不視風水,眼睛昏瞎的人。

再度咻一聲,那個天線神官又出現在遊戲畫面上。

『我剛剛確認了一下……』天線神官邊在原地轉圈圈邊說。

『確認什麼?』我疑惑的敲打鍵盤。

 『妳真的需要衛生紙耶。』

「妳真的需要衛生紙耶。」

天線神官的回話與那個男生的聲音出現在我眼前與耳邊。

『…………………………………………………………』我按下一長串的點點點。

「需要衛生紙嗎?紅眼睛 紅鼻子 小姐。」我的左手邊遞來一包尚未開封的面紙。

 『你是誰?開我玩笑嗎?』我不說話,無視左手邊那包我渴望已久的面紙。

又是輕笑……

天線神官再度按出歡笑的表情『我覺得妳真的很需要耶,尤其是掛在妳鼻子上那兩串透明的……』

 「笑屁喔。」我咬著牙,噴著氣,低聲呢語。

「妳那兩串鼻涕,噗,很好笑耶,一個女生哭成這樣……」揚了揚手上的面紙,那個男生含帶著笑意的語氣說道。

「哼。」我一把搶過面紙。反正這種緊急時刻了,管他是誰。

『先告訴你,面紙錢我是不可能付給你的喔。』反正是你自己要給我的。

 『沒差呀^^。』天線神官笑了笑。

 『感謝你唷,天線神官雞婆婆--』我皮笑肉不笑的回話,開始拆封抽面紙。

『哎呀,別這樣叫我嘛……妳看我的id多可愛,紅豆湯耶,超級好吃呦!』天線神官比出一級棒的表情。

我按下冒冷汗的表情。

『鴉片粉圓……我跟妳都是食物中的甜點類耶--』

順手按了無言的表情,我不想回答任何話。

 『這樣我們是同一國的耶…………』

我賞了兩個大等於給他看。

『我叫做……魏宇傑,紅豆湯.魏宇傑。』

 呵……我忍不住偷笑『紅豆湯是姓氏,名字叫做魏宇傑嗎?』

『不對。』id取叫紅豆湯的天線神官比出X的表情。

「哦?」我輕呼。

『紅豆湯是名字,魏宇傑只是個姓氏。』說完,紅頭湯自己點了點頭,搭配著從旁傳來的笑聲。

「呵呵……」好怪的人。我笑著搖頭。

「可以互相認識一下嗎?鴉片粉圓騎士小姐。」那個自稱魏宇傑的男生轉頭看著我的側面說道。

 我用面紙壓著鼻子,轉頭回看這個奇怪的男生。

「這就是所謂的搭訕嗎?」我淡淡的說。

   線上公拋棄我的悲傷在這一刻,
             好像夢般,離我遠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