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673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Story*6

算了,忘記買就算了……

反正這些也可以煮稀飯。

我將材料全數放到琉璃台上。

「奇怪,紅豆家沒有沾板嗎……?」我納悶的翻箱倒櫃,尋獲兩只鐵鍋,水果刀以及菜刀各一把。

「櫃子這麼大,怎麼只有這點東西啊……?」我疑惑的看著空曠的櫥櫃,無奈的輕嘆,反手合上櫥櫃門。


船到橋頭自然直……

沒沾板……那把桌子清理乾淨直接使用囉。


亮起菜刀,我熟練的將羅蔔跟蔥切好,蛋打花,待一切準備完成,水滾,將剛剛去自助餐買的米飯跟材料一起倒入鍋中。

再另外一鍋煮好滾燙的水,放入洗淨的白倉魚。

「嗯~這樣應該稍微等一下就好。」

好久沒有下廚了……

我看著滾滾冒泡的鍋子,回想起剛剛在門外發生的事情……


紅豆這傢伙,一定是發燒到燒壞腦袋了。

不然怎麼會說出這種……讓人覺得怪怪的話?

我只是基於朋友的立場帶他看醫生呀,說成這樣……

我用力的搖了搖頭,先將這些惱人的思緒甩到角落去。


嗯……應該差不多了。

我用湯匙壓了壓米飯,夠軟夠稠。

加入少許鹽巴……味精少量。

試試味道。

我撈了點稀飯起來試味道「嗯……剛剛好,不會非常鹹,還好、還好。」我滿意的笑了笑。

再試喝魚湯。

我拿起另外準備的湯匙撈了一匙魚湯輕嚐……

「嗯~魚很新鮮,喝起來甜甜的,不需要加鹽巴囉。」說著,邊將準備好的薑絲加入湯中。


端著一碗魚湯跟稀飯,我走到他房間「紅豆……」

第一次進入除了弟弟以外的房間耶。

我有些好奇的張望四周。

水藍色的床墊與水藍色的被單,原木的書桌上放了一隻黑色的水性原子筆與看起來很高級的電腦設備。

(請原諒我對電腦沒辦法做出很詳細的說明,因為人家只會玩遊戲。)

書架上有一些關於電腦資訊的書籍。

衣服放在床頭櫃上……

講實話,看起來比我弟的房間乾淨多了。

我把手上的食物放置在書桌上,走到他身旁彎下身查看「紅豆…………」

「嗯……?」他睡眼惺忪的轉頭看著我。

噗,眼鏡還忘記拿下來。

我悶笑的看著還懸掛在他臉上戴得歪斜的眼鏡,再指了指身後的桌子。

「紅豆,我煮了稀飯跟魚湯,你要吃一點嗎?」

他傻呼呼的看著我,神情看起來很憔悴。

「紅豆……?要吃一些嗎?」我摸了摸他的額頭「好燙哦。」

「魏宇傑,你吃點稀飯,就要快吃藥哦……」我把稀飯端到他面前。

他沉默的看著我,然後輕輕點頭,接過稀飯,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

盯著別人吃東西好像很不禮貌哦……

我偷偷咋舌,起身走出他的房間。

啊,對了!

「紅豆,你吃不完沒關係,不要硬吃……桌上有魚湯,要趁熱喝唷。」我在門口轉身叮嚀他。

他從飯碗中抬頭看著我,露出淡淡微笑。

收到他彷似答應的微笑,我迴身準備離開他的房間。

「喵……別走……」

在門外,我聽見他細微的喊聲。

他的聲音變得好沙啞哦……

我探頭看著房內的他「怎麼了嗎?」

「陪我好嗎?」他輕聲問道。

我楞眼的看著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在看見他有些乞憐的眼神後,嘴巴忍不住應云「喔。」

雙腳不聽使喚的走回到他面前,接著乖乖坐下……

忍不住盯著他吃稀飯的模樣,以男生來說……他的吃像挺秀氣的。

以整體感來說,比我秀氣好幾分……

「很好吃……」他再度從飯碗中抬頭,綻著燦笑。

「是嗎?謝謝……」我放心的鬆了口氣,接過他的碗。

哇!吃的精光!

陶瓷的碗公,我裝了半碗的容量。

除了剩下少許的湯汁外,稀飯倒是吃得乾乾淨淨,整塊碗就像剛洗好一樣清潔。

「要喝湯嗎?」我把空碗放到桌上,用湯匙攪拌了一下魚湯。

鮮度十足的魚鮮味竄入鼻中,在攪拌的動作中,鮮味充斥著整個小房間。

「好香哦……」他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旁邊。

「咦?」我下意識的往出聲點一看。

「啊。」我錯愕的發出單音,傻眼的看著面前這張不陌生但也不是非常熟悉的大臉。

我訝然的瞪大雙眸,嘴唇上有軟軟的觸覺。

眼前更是有張放大的臉……

啊……

啊啊啊啊啊啊……

冷不防的用力倒吸一口氣。

我、我我我……我好像……疑似……可能……正在……親……親……魏宇傑的臉頰?!


手上的湯匙一滑。

我猛然倒退一步,捂著自己的嘴巴。

「對不起。」我怯怯的趕緊道歉。

「沒關係。」他端起魚湯,喝了一口,轉頭對著我笑道「很好喝……」

「呃……魚新鮮嘛。」我扯著尷尬的笑臉,嘴角有著微微顫抖的抽續。

好尷尬,好尷尬……

我還是先出去好了!

抱著逃離現場的想法,我拐身往房門邁去。

「……等一下嘛。」啞著嗓子的他輕輕拉住我的手臂,口吻有些請求。

我僵直的站在原地,低頭看著地板:「嗄?」

「怎麼了嗎……?」他有些困惑的緩慢說道「急急忙忙的……」

「沒事呀。」我奮力的搖頭。

「咳咳咳……喵……喵的臉也會好紅好紅……」他伸出手摸撫著我的臉。

是呀,認識你以後,我的臉常常變成蘋果臉。

我自嘲的苦笑,往後退了一步。

「我沒事……只是突然想到爐子上正在煮麵……」我胡謅了個藉口。
煮麵?

瓦斯爐現在什麼都沒煮,只擺著剛煮好的魚湯與鮮粥。

「是嗎?咳咳……」他遮著嘴,輕咳的問道。

「對呀,我現在要去熄火,你不希望我把房子燒了吧。」我聳聳肩,故做輕鬆的說道。

呵呵,真佩服自己的演技,我現在一定看起來很正常。

我在心中對自己的鎮定偷偷讚美著。

燒昏的他顯然沒有辦法更深入的思考,雖然目光還含有一絲疑慮。

「好啦,去睡覺,睡一下……我在叫你起床吃藥。」我推著他的肩膀,指了指水藍色的床。

走到床邊,他停頓了步伐,坐在床上,看了我一眼,那眼眸中透露出深深的語意。

隨後輕點頭,乖乖的躺回床上。

「好好休息吧。」我幫他拉起被子。

感冒顯然讓他很易疲倦,一沾上床就發出穩定的呼吸聲……

就在我離開他的小房間回到小客廳時,一陣熟悉且有旋律的合弦傳入我耳中。

「啊!」電話。

我的手機呢?

手機呢??

我慌忙的翻著背包。

「奇怪,怎麼找不到?」我抖著手忍不住東張西望。

他感冒正在睡覺,被電話吵醒就不好了。

冷靜,聽聲辨位!

我靜下心,察覺發出聲音的來源是背包旁的外套。

看一下手機上的顯示,是家裡的來電。

按下接通鍵,我穩了一下情緒「喂……」

「小苗,妳在哪啊?都幾點了?」媽媽焦急的聲音從電話另端傳來。

對哦,我忙到忘記時間了。

抬頭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間。

傍晚六點五十四分……

「媽,我沒事,我在朋友家,我朋友感冒了……他……」話還沒說完,媽媽的聲音突然激動了起來。

「感冒?!妳說妳朋友感冒?」

「對啊……」

「感冒妳還照顧他,妳真不怕死嗄?」

「我……」我不放心他嘛。

「妳什麼妳,離他遠點,感冒讓他家人照顧就好,妳管這麼多幹嘛啊。」

「…………」聽見媽媽激揚的話語,我只能無言沉默。

「小苗,妳有沒有聽到啊?快點離開他。」聽不到我的回應,媽媽的聲音逐漸拉高,聽起來就彷彿是在電話旁恐慌的尖叫。

沮喪的鬱悶無力佔據著我的胸口「好啦。」

「我"現在"就回去……」為了讓媽媽冷靜,我刻意強調加重語氣。

媽媽畢竟是在關心我嘛……

至於紅豆湯……

多看了他房門一眼,我深吸了一口氣,倒了杯溫開水拿著他的藥包走進他的房間。

至少要先讓他吃完藥再走。

這是朋友間的關心。


回到他的房間,入眼便看見他用棉被蓋著自己的臉。

「紅豆……」我走前,蹲在他的床邊,輕推他的手臂。

「……嗯?」床上沉睡的他緩緩睜開雙眸。

「吃藥吧。」把馬克杯遞給他。

他楞楞地看著我。

我不耐煩的催促道「快拿啦,我媽媽要我早點回去。」

「哦……」可能是被我不友善的口氣嚇到吧,他如夢初醒般的接過馬克杯。

「唉……快吃吧,好好睡一覺。」我撕開藥包,倒出裡面的藥丸。

撲鼻而來的藥味讓我下意識的產生嘔吐感。

忍住……

千萬要忍住。

我咬著下唇,想用深呼吸將這股欲吐的衝動壓抑下來卻吸入更大把濃郁的藥味。

眼前的他像發覺到我的異樣似的快速接過我倒在手中的藥丸。

「叩」的一聲,將數顆大小不一的藥丸扔進嘴裡,然後迅速的喝起馬克杯中的溫開水。

這樣的情景馬上讓我聯想到……大珠小珠落玉盤。

只是此刻的大珠小珠變成了藥丸,而玉盤則是他的嘴巴。

「好快哦……」我嘆為觀止的瞧著他冷靜的臉龐。

「呵。」吞下藥丸的他嘴角勾起好似得意的笑「喵……謝謝。」

我吃驚的張大嘴「嗄?」

「謝謝,快回去吧……」聲音依然沙啞的他,對我如此說道。

「喔,不客氣……朋友之間的關心嘛。」語畢,我笑了笑。

只見他皺起眉頭,淡淡的扯著笑容「朋友嗎……?」

「對呀。」順手抽了張桌上的空白紙,寫下我的手機號碼。

「好囉,我先回去囉!」旋身對他擺了擺手。

「好……」他像個孩子般乖巧的點頭。

「記得多喝溫開水哦。」我有些不放心的交代著。

男生都笨笨的,沒人照顧不知道會病成什麼樣。

「好。」他再度展現出乖寶寶的模樣,柔順的應許我。

「食物我放在瓦斯爐上哦。」我交代著。

「明天……如果我可以出門,再來看你。」看見他好像孩子般可愛的反應,我不禁說出這句話。

「好,我等妳……」說著他躺回床上。


窗外照進的月光柔和得讓人感到寒意。

就好像包含著重重心事……讓人止不住多看數眼。

沁涼的微風柔柔吹入一室,墊壓在桌上的紙張隨風微微起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