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513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tory*7

「咳……」我暈暈沉沉的張開雙眸,映入眼簾中的不是我熟悉的擺設。
這裡好乾淨,乾淨的空洞。
下意識間轉向聲音的來源處,原來,那個滴答聲是心率維持器……


「啊!姊……妳終於醒了。」

「媽──姊醒了!」


好難受的味道……

這裡是……


「這裡是醫院嗎?」


我眼前一片模糊,感覺不太踏實。


「小苗啊……妳肚子餓不餓啊?媽有準備清粥……」一雙含著擔憂與不捨的慈愛雙瞳惦惦的看著我。

我輕輕點頭「媽……對不起……咳……讓妳擔心了。」

「阿弟呀,把粥端來給你姊姊。」媽媽像是鬆了口氣的指揮著老弟。

「媽……我……想喝牛奶。」我開口道。

「好、好……媽去買。阿弟呀,多幫姊姊……別傻傻的坐在那裡。」媽媽輕拍我的手,轉頭對老弟交代著。

「我知道啦……」老弟語帶一絲不耐煩的答應後,扭開保溫瓶的蓋子,在瓶中倒出溫熱的清粥。

看著媽媽漸遠的背影,我虛弱的轉頭看向在旁準備餵我的老弟。

「弟……」我吃力的抬起手,示意老弟扶我一下。

老弟不虧是老弟,不白費以前小時候買零食照顧他跟帶他出去玩,只是叫一下,抬個手……老弟就知道我要什麼。

老弟用枕頭幫我上半身撐高,用無奈的臉看著我。

「姊……妳睡好多天了耶。」老弟的口氣有些僵硬「……一直在發高燒。」

「嗯……我沒事啦。」我笑笑道。


莫怪,我覺得全身無力,還有昏昏沉沉的疲倦感。

睡夢中又熱又冷,一下子是火山,一下子又是冰窖……

可能……

是被紅豆湯感染的吧……?!

「我睡幾天了?」我輕聲問道。


其實我也不想這麼柔弱似的軟言細語,可是卻又提不起勁說話……

老弟先倒了一杯溫開水給我。


感動!不白費我平時疼你耶……老弟。

還知道你老姊我吃東西前必須先喝水。


我在心中亂感動一般,抖著手準備接過杯子。

「啊!」老弟錯愕地看著染濕床單的水漬。


對不起。


我含帶著歉意的眼神看著老弟,苦苦一哂。

「吼,我直接餵妳喝嘛……幹嘛自己拿。」老弟語氣訕訕然說道。

「對不起……」我咬著唇,心裡頓時填滿著漲漲痛痛的委屈情緒。

「拍謝啦,我……最近心情不好。」老弟用衛生紙擦拭著床單。

「弟……你…………是……籃球的事情哦?」我刺探性一問。

會讓我內斂沉穩又自閉的老弟脾氣失控的只有他最喜歡的寶貝籃球。

說到我老弟,真的很讓人驕傲,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高超的球技……白目的臉龐……啊,不好意思,更正一下……是白嫩秀氣的臉龐,可愛的酒窩,在學校聽說可是一等一的搶手貨!(現在的小女生都喜歡這種的唷?)

至於他的球技程度唷……跟灌籃高手相比是沒那麼神乎其境啦。

但是卻是百分之百穩紮穩打的實力派籃球高手。

最得意的密技是忽隱忽現的三分射球。


「哎呀,沒事啦。」老弟揮揮手,看了我一眼,嘆氣。

「說啦……」我推了推他的手,抱著八卦加關心的心態追問。

「姊,妳醒來就問一堆,精神這麼好,馬上急著八卦哦……」他沒好氣的邊咾叨邊清理好床單上的水漬,重新倒了杯溫開水,遞到我嘴邊。

「我好像廢人哦……」我自嘲的翻著白眼,倚著杯延,緩緩吞下溫開水。


啊~我現在真的很像廢物耶,還要老弟伺候。

明明好手好腳,明明……明明我還可以照顧人的……


「姊,妳睡了五天不餓哦?」老弟邊說著邊將撈了清粥的湯匙往我眼前送來「還一直碎碎唸。」


沒錯,就是眼前……

臭老弟用湯匙在我眼前來回遊走著。


吼唷!

這是在誘惑我哦……

可惜,很遺憾……我不餓……全身還是軟弱虛脫,胃還悶悶的不太餓。

最重要的是,我的頭還是很暈很痛。

這感覺就好像千萬隻螞蟻在裡面鑽……把我的腦袋當成了美味的起司享用著。

聞到清粥的味道,我第一個反應就是……


「想吐……」我推開眼前正在施行誘惑之術的湯匙。

湯匙停頓了一下,操控的主人嘆了口氣「吃一點啦。」

「你幫我吃。」我狀似懶洋洋的瞄了老弟一眼。

「這是老媽特別煮給妳吃的。」老弟聳了聳肩,再度把湯匙往我嘴邊靠近。


是--!!

媽媽的愛心。

可是我就算吃在多也沒用呀……

我知道這樣的想法很悲觀,但是我遇到的情況,不就是如此嗎?

還是說……我應該苦中作樂,在困境中尋求歡笑呢?

屁話!

一個只剩下不到半年性命的女孩子,做這些會不會太不切實際?

我可不是為了自己生病就想大肆宣傳,還要上電視,刊報紙,讓眾人皆知我有多勇敢的對抗病魔。

在我得知自己的情況後……

我沒有大吵大鬧啊。

我很冷靜的接受了。

而我現在只想要好好享受剩下不到半年的時間。

用這段時間享受我以前沒享受到的。

我喝咖啡……

這個從我國中開始被禁止的飲料。

我出入網咖……

這個自小就被赫阻的公共場所。

我知道自己很自私……在這最後的一小段時間裡還這樣浪費生命。

但是我只是……只是希望自己沒有遺憾呀……

如果…………可以……

我連醫院都不想來。


我望著天花板,眼角不爭氣的滑落一滴淚水。

「姊……」

湯匙還是停在我嘴唇前方,正等待著我開口。

「好啦……」我吶吶的應道,張開嘴含住湯匙裡的清粥……


很好吃……

有媽媽的愛心……


可是吞在喉嚨裡卻有令我鼻酸的苦澀。


明明是媽媽的愛心清粥呀。


我不禁哽唁的吞下一口又一口清粥。

不知道吃了幾湯匙了。

我有些抗拒的搖頭「我吃不下了……」

「喔。」老弟靜靜地看了我一會,隨之張嘴幫我把保溫瓶中的清粥全掃入他自己嘴裡。

「謝啦。」我感激的對老弟笑道。

這老弟真的很上道。

這樣媽媽就會以為我乖乖把清粥吃光光……嘻。


「我只是不希望老媽難過。」老弟用手背抹過嘴角。

「我們想的都一樣囉。」我不否認的聳肩「對了,我真的睡了五天唷?」

「對啊……還一邊睡一邊流口水。」語畢,老弟還做了流口水的痴呆表情。


這傢伙真的是我內斂的弟弟嗎……?

今天是怎麼了?

吃錯藥了嗎?


我腦海中閃過一絲疑慮。


況且,最好我睡著會流口水……


我瞇眼瞪著老弟。


「對了,老姊……」正在收拾殘局的老弟突然停下手邊的動作。

「嗯?」

「妳……有個朋友叫做魏宇傑吼?」老弟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詭異幅度。


魏宇傑……


「啊!對了。」


我想起來了……

我本來跟他約定好隔天要去看他的。

現在都睡了五天了……

呵呵呵呵呵,真是太糟糕。


「他打很多通耶……」老弟從身後的口袋掏出我的手機。

「妳是因為他所以感冒的吼?」老弟語氣有些不佳的說道。

「我只是幫幫他啊,他感冒好可憐哦。」我理所當然的開口道。


我可不覺得自己有錯。

朋友有難,理當幫忙!

尤其對方是紅豆湯。

咦……

為什麼我會這樣想?!

就因為對方是紅豆湯????


過了好一段時間,老弟才用淡淡的語氣回道「妳自己都泥菩薩過江了……」

「我不知道啦……」我煩悶的用右手抓起棉被蓋著自己的臉。


突然好想……好想見他。

不知道他感冒好一點沒有……

『妳好可愛哦。』

這句話是我們碰面時,他第一句說的話。

白痴都看得出來他在搭訕。

現在突然想起來……心中居然多了一分甜甜的感覺。

「幸好我先幫妳把手機拿起來……」老弟把手機遞給我。


聞言,我快速翻開棉被,接過手機。

的確,如果是被媽媽收著……

紅豆湯肯定百分之百會被媽媽獨特的關愛方式問候一般。


「0958開頭的那隻呀,就是那個魏宇傑打的。」老弟用手指點了點手機螢幕。


這該誇獎我有先見知名嗎?

幸好我有把電話寫在紙上……

也多虧他有看到。


想到此,我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姊,妳幹嘛笑得這麼…………開心啊?」老弟一手遮住手機上小巧的螢幕「妳交男朋友哦?!」


吼!!!!!


一把怒火猛然燒起,我使勁的往那隻不知死活的大手扁下去。


居然敢打斷我享受那種甜甜的感覺。

找死!


可惜,我心有餘而力不足。

打下去的這一掌像是為了鼓勵他似的輕拍一下。


相信我,我真的盡力了。

如果我很健康,我一定不只這麼做。

我發誓,我會跳下床狠狠揍扁這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敬老尊賢、不知體諒病患、不知孝順師長的臭小鬼。


「說明書……!」我咬牙切齒的推開老弟蓋在螢幕上的手,順便熟練的喊出他最痛恨的綽號。

「吼~」一聲低沉的怒吼,果然,老弟馬上把手抽開「是蘇銘書啦,老姊。」

「呵……」我翻個身,不理會老弟的憤怒跳腳。


來電顯示上有三十多通未接來電,接通的有七通……

都是同一組號碼。

0958開頭的……


「那個魏宇傑啊,這幾天打得超勤,只是老媽在,我都不敢接……」老弟悻悻然的拆開疑似學校女生特別手工特製小餅乾的包裝袋「不然就是挑我上課的時間打。」


難怪三十多通未接來電……


看著這樣的數字,我有些佩服起他……

話說回來,不知道什麼事情找我找的這麼急?

該不會是在罵我隔天沒去看他吧。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染上感冒呀。

我只記得回家吃不下飯,早早就上床睡了……

在夢中種是像飄蕩在雲端般的不真實,有些時候的感覺又好像在做惡夢。

反正也說不上來……

那種感覺,就像我第一次得知自己剩下半年生命時一樣無助。

原來我這幾天差點一覺不醒……

「那個魏宇傑呀,他說想來看妳……等下我跟老媽回家一趟,妳可以趁這一小段時間跟他聊一下囉。」老弟吃著餅乾說道。

「紅豆要來?!什麼時候呀……?」我驚訝的看著老弟。

我的腦袋還是熱轟轟又暈暈的,我一定是燒過頭,產生幻聽了。

「隨便。」老弟把餅乾往上端拋去,行成一道拋物線,最後落入嘴中。

還真是頂尖的三分神射呢。

「妳想他……就打呀。」老弟若有似無的瞥了我一眼。

「呃……」


我打?

該說什麼……


我好想見他。

在這一刻,想見他的慾望來得如此突然,如此劇烈。

愣然的看著手機上的號碼,我忍不住按下ok……


電話那端傳來江美琪-親愛的你怎麼不在身邊的鈴聲。

不到五秒鐘,電話馬上接通。

是他的聲音。


「紅豆…………我想見你…………」


淚線不聽使喚的分泌出大量淚水,盛不住的淚水奪眼眶而出。

電話那方的聲音,為什麼能讓我這般激動?


「好…………我現在馬上過去。」

 

  親愛的你怎麼不在身邊…………

              紅豆…………你會是我的Dear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