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70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Stiry*9

「你在說什麼啊?」我跟著大喊,就怕戴著安全帽的他沒有聽清楚我說什麼。

唉啊,怎麼可以讓病人這般大吼大叫呢?
 
車速突然減慢,耳邊的風聲也跟著減緩……最後停在一間ok便利商店前。

他脫下安全帽,扭頭約25度「會不會肚子餓?」
 
哦、哦、哦……原來剛剛是在說這個唷……
  
這前後未免也差太多囉吧。
  
壓抑著想抽搐的嘴角,我下意識的在眉角上方拭汗。
  
「還好……」我搖頭。 
  
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覺得超級興奮。
  
什麼食慾上的滿足、物質上的滿足……都比不上我等下可以體驗到的心靈上滿足。

「好吧。」他聳聳肩,無視於我的存在,熟練地架好車子。

我有這麼輕嗎?
  
我記得上個月回院檢查的時候才剛量體重,有四十七公斤啊……

「不是要繼續出發嗎?」我傻眼的看著他將安全帽掛在後照鏡上。

為什麼?
  
人家還以為會直接出發咧。
  
「我肚子餓了呀。」他微微一笑,口氣相當理所當然。

「啊………喔……」我垮下嘴角,心境上有些緊張。

好擔心時間來不及哦……
  
「要一起進去嗎?」他拐著脖子詢問我。
  
「不要……」噘起嘴,我悶悶的拒絕。
  
「好吧。」他再度聳肩「乖乖等我哦,我進去補充糧食一下。」
  
「喂!!動作快點哦。」我在車上晃著雙腿,對著他進去便利商店的背影叮嚀道。
  
「好、好、好。」他點著頭踏入便利商店中。
  
冰涼的冷氣藉著敞開的玻璃門,由室內吹出室外。
  
迎面而來的冷氣讓我感到一陣寒意。
 
抬頭看著艷陽高照的天空,現在是夏天……正常人不是應該會感到涼爽嗎?
  
啊……對吼,我忘記自己目前稱不上正常人……

時間不知道經過多久,我忍不住閉上眼,突然有些許疲倦。

好奇怪哦,明明睡了五天啊……怎麼還會感到累呢?

「喵!」一聲呼喚叫醒了我。
  
啊!
  
我該不會睡著囉吧。 

我馬上下意識的擦擦嘴角。

嗯……
  
還好,沒流口水。 
  
為了掩飾尷尬,我吃吃苦笑地看著自己眼前……他放大的臉。
  
「不好意思……我好像睡著了。」我抓抓自己的臉,不禁送了一枚無奈大苦笑給他欣賞。
  
「嗯……」他併眉,也學我苦笑「對啊,妳有流口水哦。」

「啊?哪有?」我吃驚地用手背一抹自己的雙唇。

難道我剛剛漏擦了?
  
我那流口水的痴呆樣被紅豆湯看見了?
  
我沒信心大聲反駁,因為老弟說……我昏迷的那五天還一直流口水。
  
現在想起來,當時我昏迷的樣子,說不定就像在熟熟沉睡……而且嘴邊還掛著有礙觀瞻的口水。

咦?
  
摸了老半天,完全沒碰觸到濕濕滑滑的唾液啊……
 
我狐疑的看著眼前的他。
  
只見本來一臉嚴肅的他豁然大笑「噗──哈哈哈哈──」

啊,該死。
  
我看見他笑得眼角都併出眼淚了。
  
事情有這麼好笑嗎?

「喂!你笑什麼笑啦,有啥好笑滴。」我咬著牙推了他胸膛一把。
  
笑得無法自制的他被我這麼一推,站也站不穩的跌坐在地上。
  
連我也莫名其妙的跟著他跌在地上。
  
「苗……」他突然摸撫著我的臉,原本笑到變形的臉此刻又快速的變得超級嚴肅。
  
「嗄?」看著他的轉變,我為之一楞。
 
他的語氣好溫柔,就像第一次見面時那樣……
  
而且,他是叫我苗……還是喵呢?

「妳被我騙了。」語畢,他又毫無氣質的噗哈哈笑個不停。
 
嗄……我被耍了?
 
我咬著牙燦出野蠻女友邪惡的美麗笑容,捏著他的臉「很好笑哦,耍我很好玩吼──」
  
可能是我捏的不夠用力,男主角依然笑得忘我。
  
「吼----」一把怒火轟的衝向我腦門,我將臉湊進他的臉。

啊!等等。
  
我在幹什麼?
 
就在兩臉約距離5公分前我猛然停下自己的動作。
  
隨後我即刻意識到自己方才險些作出的事情……

哇咧,我差點用雙唇來堵住他狂笑不止的嘴。
 
好險……差一點點貞節不保。
 
我立刻將臉往後移,把雙方的距離拉開一點。
  
這五天我一定燒壞腦袋了,不然怎麼會差點作出這種蠢事。
 
我在心中不斷的驚濤駭浪的驚訝叫喊,臉上卻還得極力保持鎮定。
  
還好,我的理智即時發揮作用。 
  
「喂,你笑夠了沒啊。」我拍打著他的手。
 
怎麼可以這樣嘲笑美麗大方的淑女呢?
 
「好、好……咳…好…我不笑了,噗……」他順著氣,看模樣似乎笑得有些岔氣。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他現在的模樣,我嘴角也忍不住跟著上仰。
  
「小喵……妳笑起來好可愛。」停頓下狂笑的滑稽嘴臉,他又露出往常的溫柔微笑。
  
  
我可愛?
  
是嗎……?
  
剛剛在醫院的時候,我都不敢照鏡子,好怕……好怕看見自己醜醜的模樣。
  
我想,一定美不到哪吧。
  
  
「是嗎……」我蹙著眉間,目光……不敢直視他。
  
我知道……自己.現在.一定.很醜……
 
「謝謝你的安慰……」我低下頭,輕聲說道。
  
「傻小喵……」他揉了揉我的髮絲,緩緩站起身,也把我拉了起來,然後將地上掉了一地的飲料餅乾撿回塑膠袋中,惟獨那翻倒一地的關東煮。
  
「真可惜……」我興嘆地看著被地板享用的關東煮。
  
「沒關係,在買就有了,別不開心。」插入鑰匙,他把那一袋乾糧放進車箱。
  
「不好意思,如果我沒打瞌睡……」我絞著自己的手指,看著獻給地板的關東煮心裡莫名有著一絲愧疚與遺憾。

那流入磚縫的湯汁,漸漸的被地板吸收,就像我流逝的生命……
  
不管用拖把來回多少次的想把湯汁吸回來,都比不上那迅速被吸收的速度。
 
「哎呀,我都說沒關係了,來這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讓妳開心的。」他對著便利商店裡的店員指了指外面,給了個抱歉的哈腰鞠躬。
  
店員看見他怪怪的動作,疑惑的探頭看出玻璃門外。
  
做完道歉的動作,他隨即快步跨上已經暖車完畢的機車,一手拍拍後座「小喵,快上車。」
  
只見在玻璃門後的店員臭著臉,手邊還提著一個藍色水桶與拖把。
  
「抱歉哦,大哥。」眨眨璀璨的雙瞳,他扯著頂級無辜的笑臉對著店員道歉。
 
如果我不是對他認識的夠深……
  
相信平常人看見這種燦爛無辜又陽光的笑容,八成都會被這種陽光笑容勾著跑。
  
霎時,那名男性店員怔了一下,白皙的臉剎然燒紅了起來。

哎呀呀………
  
瞪眼看著眼前正在上演的來電肥皂劇,我在內心暗自猜測。

難道這位店員先生是……GAY……?
 
而且……還被紅豆湯電到?!
 
怎麼可能……
  
我一臉錯愕的呆站在店員與他之間。
  
這會不會太肥皂啊???
  
「小喵……上車啦。」戴上安全帽的他顯然對於店員的反應也有些吃不消,拍後座的手勁增大,語氣多了分不知所措的催促。
 
「喔……」吞了吞口水,我謹慎的慢慢往後座移動。
  
那個手上拿著"武器"的店員會不會因為我靠近他的"王子"而攻擊我呀?
  
一跨上後座,他就把我的手拉環住他的腰。
  
喂、喂!
  
我感覺到那個店員的怒氣了。
  
「有必要靠這麼近嗎?」我扭動被握得牢牢的雙手。
  
「抱緊就對了。」語落,整台車就像逃亡似的飛快往前奔馳。
  
「啊──────魏.宇.傑!!」突如其來的狀況讓我驚慌的緊緊抱住他的腰。
  
我會不會被甩下來啊?
  
這……是頭一次,他載我騎著麼快……
  
可是……這次,我沒戴安全帽耶。
   
「慢一點,慢一點啦!」我用力的往他的方向亂拍亂打。
  
「嗚!」一聲不算小聲的哀嚎由安全帽裡傳出。
  
  
我剛剛……是不是打到什麼不該打的??
  
我記得自己好像打到……軟軟的……
  
呃………不會這麼巧吧?!
  
  
機車歪七扭八的逐漸減緩車速,那位突受襲擊的先生一手扶著手把,另一隻手不知道在摸撫哪個受傷部位。
  
因為沒有戴安全帽的緣故,所以我立刻聞到一陣伴隨著海風吹來的鹹鹹海水味。
  
原來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這裡……
  
之前,他帶我來過的”垃圾海灘”。
  
  
「你還好吧?」跨下車,我有些擔心的探頭看著他。
  
現在的他正趴在儀表板上,悶哼著搖頭……
  
  
看起來好像……很痛苦………
  
對囉,不曉得男生那邊受到重擊比較痛,還是女生生理期來比較痛耶?
  
  
  
就這樣耳邊聽著傳來的海浪聲與海鷗鳴叫聲,我依然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悶聲不語的他。
  
過沒有多久,他像是鬆了口氣的抬起頭,眼瞳泛了有些許紅絲。
  
有這麼痛嗎?
  
  
「紅豆……你…還好嗎?」我不放心的戳戳他的手。
  
  
其實我本來想戳戳傷口處啦,可是那種地方……我不敢碰。
  
剛剛是不小心碰到的……不是蓄意的哦。
  

  
他吁了口氣「還好。」
  
「抱歉哦,剛剛打到那個……部位啊,我不是故意的。」我怯怯的道歉,不好意思說出那個部位的學名。
  
「沒關係……現在好多了。」他面露無所謂的擺擺手,打開車箱拿出剛剛買的糧食,然後架車熄火。
  
而我,只是站在車旁,看著他的動作。
  
雖然這是他第二次帶我來海邊,但……這還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買了大包小包……
  
不過,這一切的一切,卻給人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是股……溫暖人心的淡淡親切。
  
提著那堆糧食,他忽然牽起我的手。
  
  
好溫暖哦……
  
紅豆的手,好溫暖……
  
溫暖到讓我……捨不得放開。
  
  
「小心爬。」他拉著我的手,和我一步步的踏上堤岸。
  
  
這回,入目的景像……跟先前雷同,海邊的垃圾還是一樣多。
  
但是心情卻不太一樣……
  
  
「我想下去耶。」我對著他笑了笑,有種想跟垃圾沙灘同樂的衝動。
  
「好,幫我拿著。」鬆開握著我的手,他點頭,將另一手上的糧食交到我手中。
  
「嗄?幹麻……啊──!」我驚呼,沒料想到,他…他居然、居然將我抱在他懷裡。
  
  
跟上次有些些……不一樣……
  
我跟他的臉,靠得好近,好近……
  
在他臉後的天空,是一片寬敞的蔚藍,飛翔的海鷗與優遊自在的雲朵。
  
我感到自己的臉……正在發燙。
  
如果要說心中的小鹿亂撞,我想……我心裡面的那頭小鹿可能被施打了興奮劑,正在失了分寸的亢奮亂撞。
  
  
他抱著我,走在軟軟的沙灘上。
  
一步一步……在他移動過的沙灘上,有他的足跡。
  
  
「我第一次抱女孩子耶。」抱著我的他輕笑,隔著眼鏡的眼角彎成弦月。
  
「我知道自己很重……四十七公斤哦!」見他一臉好像很幸福的笑臉,我提醒著他殘忍的事實。
  
  
人家本小姐重的很!
  
  
「是嗎?」他凝住笑容,怔怔地看著我。
  
「對啊,以前我最重體重有六十二耶。」我得意的笑著。
  
只是……生病以後,不需要刻意減肥,我培養的肥肉就這樣離我而去。
  
他輕柔的將我放置在一片沒有垃圾的沙灘上,就彷彿我是易碎的玻璃娃娃,那動作是多麼的小心翼翼。
  
海浪聲波波唱著,令人窒息沉默降臨在我跟他之中。
  
隔了許久,坐在我身旁的他才吐出沙啞的聲音「妳……太瘦。」
  
「沒關係啊,現在不是流行骨感嗎?」我自嘲的笑著,伸手秀了秀自己已經皮包骨的手腕。
  
他沉默不語,我嘴邊的笑,僵住了。
  
輕鬆的氣氛,好像………被尷尬取代。
  
我無措的轉移視線,看向推著浪花的海浪上。
  
  
驀然,一個溫暖的擁抱由身後抱住我。
  

「…………」

我聽見兩個心跳。
  
兩個步調不同,卻都失去平穩旋律的心跳。
  
  
  
  
「苗………我們在一起好嗎?」
  
  
為什麼你現在……才提出這句話呢?
  
  
  
  被人溫柔呵護,是每個女孩最美的夢想。
  
       能被你呵護著,我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最被珍惜的公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