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70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Story*10

我怔怔地看著眼前潔白的浪花,渾身因為這個擁抱僵硬……

只有一種……一種我不懂怎麼形容的感覺……

好像……事情發生的……太晚、太晚…了………

「小苗,我們在一起好嗎?」在耳邊,你的話語又重複了一遍,這回語氣變得更加堅定。

不行……早就太晚了。

我握著他環在我頸肩的手臂,輕輕的搖頭。

我……不可以答應,也不會答應的。

或許,他是在同情我吧?

同情一個生命正飛快消逝的少女……

「為什麼搖頭?」環著我頸部的手臂悄悄縮緊。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明明應該推開這雙手臂的……我卻忍不住回握得更緊。

「我沒有同情妳……小苗。」他的語氣僵硬且哽唁。

我吶吶的開口「魏宇傑……你不知道嗎?」

他沉默著,環著我頸部的手臂反而摟得更緊。

大家的生命都還在綻放著,我卻接近枯萎……

我怎麼能為了一份感情,然後……去浪費一個男孩的時間?

這樣………太自私……太奢侈!

思咐即此,我黯然無力的垂下雙肩。

「紅豆………我…我……」

拒絕,我一定要拒絕……

我搖著頭,簡簡單單的兩個字-"不好",不管怎麼做都好難說出口。

那兩個字牽扯著我的心,揪痛著我…

就這樣卡在我心頭上,卡在我喉嚨間……

其實,我想說的是……"好"……

是"好"……

「讓我陪妳後面的日子好不好?」他緊緊的摟著我,透過衣服,他的體溫傳遞到我身上。

「往後……有我陪妳,不會讓妳感到孤單……」

我明知道自己不該放棄……不該放棄拒絕……

但是……蠢蠢欲動的心,感動萬分的心告訴我……放棄吧……放棄掙扎。

我軟化在他懷裡,讓彼此的心跳同步跳著……

我不敢開口,不敢說話…就怕眼淚……眼淚會奪眶而出。

用力的咬著唇,我努力深呼吸,刻意將視線望向好遠好遠……分隔著天空與海洋的分隔線上……

忽然一陣歌聲在我跟他的身後傳來。

我們兩人轉頭往後看。

是一對情侶,一對手牽著手…模樣看起來相當恩愛的情侶。

男方正唱著歌……

悠然低沉的歌聲,輕輕的吟唱在唇齒間……

「……記憶像遊樂園般精采……我們像對戀人相愛…………幸福是應該不會是當然………只怪我們都太貪玩………」

驀然,身後的他也跟著幽幽唱起……

「…思念像雲朵般柔軟……而妳…靜靜躺在我胸懷……我像是任性走失的小孩…緊緊抱著孤單……………」

這首歌,我沒聽過………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耳朵在聽到這首歌以後,眼淚不聽話的偷偷滑出來。

身後的那對情侶聲音漸漸轉小,身影也變得好遠……

我身後的他,還是不斷的唱著……

「…但……我們都曾經明白………也…都曾經遺憾……一旦…錯過了愛……就難以重來………不要害怕去坦白………」

「怕…容易被妳寵壞………忘了該與不該………」

「到哪裡找回真愛……找回所有遺憾………愛…的真相………就能…夠解開………」

「…多給我一些片段………拼湊…未知的意外………失去記憶最初的愛………………」

我用手背不斷的擦著自己不聽話的眼淚,一手用力的握著他的手臂。

不論我做了什麼,他都沒有停頓旋律與詞句,就這樣……一直、一直唱著…

「……我是被妳遺忘的精采………妳卻…帶著記憶離開…………心跳是我們唯一的呼喊………提醒我們曾經……相愛…………」

「…妳的笑像陽光般燦爛…………小心翼翼藏在我口袋…………在我脆弱時給了我溫暖…………誰也無法…取代…………」

唱到此處,他頓了頓,隨即又開口「……但…我們都曾經明白………也…都曾經遺憾…一旦…錯過了愛……就難以重來………不要害怕去坦白………」

「…怕……容易被妳寵壞………忘了該與不該………」騰出一隻手,他幫我拭去淚水「到哪裡找回真愛……找回所有遺憾………愛…的真相………就能…夠解開………」

「…多給我一些片段……拼湊…未知的意外………失去記憶最初的愛…………………」

他靠在我的肩上,那雙手,把我摟好緊「不哭……」

我點頭,還是胡亂著用手背不停擦著自己的眼淚。

「…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妳…小苗。」

雙腿發軟無力的跪坐在沙灘上,我癱在他懷裡,仰頭…看著他的眼睛……

「一首情歌能打動妳的心嗎?」他輕笑道。

「我…不知道……」逃避他的目光,我不禁低頭,口是心非的回答。

耳邊,我聽到了他輕到讓人容易忽視的嘆氣。

如果換作其他人,會怎麼做呢?

我遲疑了、躊躇了……猶豫了……

「紅豆……」

突然,有股衝動……

「我沒談過戀愛,一直都沒有。」語落,我抬起眼簾看著他,在他眼中,我察覺到困惑。

也許,是他眼中的困惑給了我勇氣,也許……他是我唯一想宣洩的管道,想頃訴的對象。

我開口了,說出這段玩遊戲時的經過「線上交過的那個"羅密歐老公"啊……是我追來的。」

說著,我送給自己一個淺淺的自嘲微笑「接觸這款遊戲時,是我剛得知生病一年的時候……那時候,這款遊戲超級風靡…相當搶手哦!」回憶在腦海中回朔,我閉上雙眼,邊回憶邊說著。

「我自己遊戲了一年多,到各處的知名論壇註冊過,爬文過……發言過,也經常看見許多關於公婆的話題和小說……一篇篇感人肺腑、賺人熱淚的RO小說……」手邊抓著細沙,我張開雙眸…無意識的望著眼前不知何時開始上演的美景-夕陽西下。

「可能啊,是小說給我交網公的衝動吧……我按照大家留言板上的慣例,大概歸類出徵公婆專用地區,然後開著騎士跑到了南門外徵公!」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練劍士的時期,不夠可愛還是魅力欠缺……組隊團練的時候,並沒有男隊友對我感興趣。」想到這點,我苦笑的咋舌「反而是服事…總是備受呵護,嗯……在我自己眼中,服事是真的挺可愛的,以模樣看來…就好像很需要被照顧。」

「就這樣兩年遊戲生活中,我在吉分塔下組野團練工,有時則是自己練……這樣加減的練,也讓我熬到job45轉………嘻,我練超慢的吼。」

「妳忘記了?我們組隊過哦……」本來都靜靜聆聽著我說話的他突然開口。

「有嗎?」我驚訝的將視線轉向他的臉。

「呵呵……妳果然沒注意。」他聳聳肩,臉上又浮現起無所謂的笑容。

「對不起……」看著他的笑容,我忍不住開口道歉。

理由……我自己也不清楚。

「……沒什麼…小苗繼續說啊…」他輕笑的搖搖頭。

「…嗯………還記得嗎?那時候的二轉很簡單,只要跟npc說話就ok了。」我低頭淺笑,現在回想起來,還真覺得當時的自己又傻又笨拙「然後啊,轉職後……我滿意自己的短裙,而且騎鳥又帥氣……哎呀,反正就很多觸發的楔子讓我想找公的衝動嘛…所以………」

「所以…妳就找上那個羅密歐?」挑著眉,他接著我的話語說道,語氣有些升高。

「呃……對啊,他年紀比較符合標準嘛。」我苦笑「太小的交起來好像在殘害幼苗,太老的我又怕有代溝,差不多的感覺很幼稚……剛好…羅密歐大我三歲……」

「他大妳三歲?我覺得他很幼稚說……小姐,年齡可以謊報耶。」他不贊同的嘖嘖搖頭。

聞言,我語頓了一下,噘起嘴瞪了他一眼。

這是不是在說我視人不清啊?

急切的解釋,我知道這件事情,我的確沒立場大聲反駁「哎呀,我當時沒想那麼多咩…人家急缺個公疼啊。」

「那種大爛包妳也要……」他又不贊同的輕嘆,柔過我的頭髮,隨即對我燦笑「可愛小傻瓜,缺老公疼,怎麼沒想到找我?」

「呃………我們不熟啊。」我解釋道。

這是事實,不需要緊張,別逃避他的眼睛───蘇小苗!

我在心中對著自己加油打氣。

「現在熟很多啦,要不要考慮一下呢?」他伸出手故意輕挑的摸撫著我的臉。

「吼唷,別鬧了……」我忿忿的拍開他的手。

結果一拍掉,他的手就改摟著我的腰……

哇哩咧……這會不會太順手啊?

我可什麼都沒有答應耶。

我不依的奮力掙扎。

萬一嫁不出去怎麼辦啊?

怎麼能隨隨便便給你亂抱。

「讓我抱著妳嘛……算是對關東煮陪罪啊。」他完全沒有鬆手的跡象,還是將我摟在他的懷中……緊緊牢牢。

「喂……給你抱跟對關東煮陪罪有什麼關聯性啊?」我錯愕的驚呼。

這是抱女生的最新藉口法嗎?

有夠爛。

「因為……我想抱妳嘛。」他嘻嘻笑道,十足賴皮像。

聽到他這樣說,我雙肩一鬆,也不掙扎的靠在他胸膛上。

好吧,既然掙扎不了。

都"已經"被吃豆腐了,我多少也要A點回來。

幫自己的行為找了個藉口,我更是心滿意足的享受著這片胸膛與體溫。

「小苗……我啊,一直都看著妳哦。」他的聲音在我身後傳來,說出讓我心跳失控的話。

「看著我?你一直都在偷窺我哦?!」我壓抑下激動的羞怯,故意嘴硬的問道。

「沒有啊,是光明正大,只是妳都沒發現罷了。」他將我摟得更靠近他的胸膛「因為妳的目光都被螢幕上的羅密歐緊緊鎖住……」

呃……這樣說來,也沒錯啦。

跟羅密歐在一起的那半年,我為了討這個”倒追來”的老公歡心,上線就是努力的獻殷勤,打到的寶物都獻給這個”倒追來”的老公。

而有用外掛程式的羅密歐,等級是飛快的超越我……

我送的寶物他還是照收,導致我到九十幾等還只穿+5的洞裝。

連結婚的費用也是我出的……

那場婚禮,身為新郎的羅密歐……還是被我硬逼著去的。

現在想起,覺得自己當初好可憐…好可悲。

公婆間的立場都調換了。

難怪我會被甩……呵。

「算了,那傢伙不識貨,妳……是我的!」他口吻含著對羅密歐濃濃的不屑。

「呃……最後那句還不算哦。」我緊張的警告他。

「很快……就會是!」他霸道的說著,動作卻是溫柔的緊摟。

「紅豆……」我無奈的嘆氣。

事實很殘忍,又為什麼一定要我親口說出?

「我都快死了…這點,你不是很清楚嗎……」我低喃的說著。

或許是聽到我說的話的緣故,霎時,他身軀為之一僵,沉默像黑幕一樣壟罩了我跟他的週遭。

海浪打著,海風吹著,一切都遵循著軌道,自律的動作著。

就在我以為,我成功的勸退他時,環抱著我的腰的手臂鎖得更緊。

「何必對我這麼執著?」我艱苦的開口。

每一字、一句,都讓我的心淌著血,流著淚……

「妳就像汽球,不執著,妳會被風、被天空、被任何人事物帶走。所以……我不可能放手的。」

「笨.蛋.紅.豆──」我捂著自己的耳朵大喊「不要在浪費時間了,這段感情……注定…注定是三流的泡沫悲劇。」

「蘇小苗……讓我陪妳,不讓妳再感到孤單,讓妳感受愛……」

他在我捂著耳朵的手邊喊著「請妳可憐我好嗎……?給我擁有妳的機會……」

他的話,讓我的心好揪痛,好不捨…好渴望……

止不住老是奪眶而出的眼淚……

回應的,是輕輕的點頭。


七月的夏天,我棄守了……

就當給彼此留一點回憶吧…

在這流逝的時間中,給彼此溫暖……擁抱…

請讓我自私吧……

這回,請讓我擁抱一份愛,一份屬於我跟魏宇傑的愛。

 

  一首情歌,能打動女孩的心嗎?

       答案……我不知道,可是……你早已經打動我的心……


                 《 2005年 8月底 END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