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513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tory*2

  
在那次之後,我就經常來這間網咖……

冷氣?老早就修好了。

但,我就抱著守株待兔的心態來光顧這間店。

我發現她身體好像不太好……有時候來會看見她一臉蒼白的趴在桌子上,桌上則是放著標示英文紙簽的瓶瓶罐罐。

我不是學醫科的,那些藥罐治療哪些病症我完全不清楚……

唯一能知道的就是她病了……而且是抱病來網咖的。

為什麼生病還要來網咖呢?

對於這點,我感到相當疑惑……

可是我跟她非親非顧,就算想知道也不知道該如何問起……就即使我很想、很想關心她。

幾乎每次來,都會看見她的身影……有時她的唇會微微上仰,經過我的長久”觀察”,我知道她在跟她的線上老公相處。

這一個多月的”偷偷觀察”,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好像變態………

我經常問自己,為什麼不主動去認識她,跟她說說話。

該怎麼說……我怕嚇到她,怕失去偷偷看著她的機會,怕……自己失望。

今天我很晚起床,昨晚DVD看得太晚,導致該死的遲到,現在早就過了11點,平常她大約上午九點就會出現。

不知道她附近的機台還有沒有空位?

她很固定,每次都坐在52號……

可能那台電腦性能很好?也可能那是她的幸運數字?

匆忙的趕到網咖,我在老位子看到了一名女孩,可是……不是她。

奇怪,她今天沒來嗎?

見不到她的身影,我的心情突然蕩到谷底。

什麼時候開始,她的身影對我有如此影響力了?

既然她沒坐在52號,那我隨便挑一台吧……

一連上遊戲,習慣性的打開工會欄,大家都在線上……掛B。

「掛、掛、掛……一堆人就在掛。」也許是受到失望的影響,看見這堆死人,我有些忿悶。

鴉片粉圓……哦,不…應該稱呼為……”小喵”?!

這是我在某次服務人員稱呼她時聽到的,因為網咖真的很吵,我聽得不是很清楚……只能隱約聽見服務人員端飲料給她時…叫她”小喵”。

小喵……好可愛的綽號。(應該是綽號吧)


小喵完全不使用程式,連雙視窗都不安裝,完全乖乖的遵行遊戲規則走,以現在的遊戲生態來說,她真的是稀有動物……

可能……是受到她的影響,回到小套房後,我停止了掛B的舉止,難練的神官也停頓在89等。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的旨意,我跟她湊巧是同伺服器,是所謂的緣分嗎?

但是她有公了……

真是令人感嘆無奈的緣分……

既然在老座位沒看見她,她今天大概在休息吧?

轉了人物,開啟早就發光的十字刺客,這隻人物沒有工會……是我平常PVP專用的打手。

到處閒晃,忍不住來到平常都會看見她掛網的地方-中央西門花園外。


多虧了雙視窗的好功能,我看見了她跟她老公的對話……一字不漏……


她有上線?

人有在網咖嗎??


我一邊想著一邊聚精會神地看著她們的對話。

很顯然……那名叫做羅密歐的傢伙在提分手。

這傢伙,老早就看他不爽,總是戴著高價物在無限制PVP虧美眉,已經被我殺了好幾次,現在居然做出這種事情。

前幾次就看見這傢伙在南門外批評小喵……說她不可愛、不柔順、像個男人婆。


E04!

本人都在我眼前,不可愛是他這種渣能批評的嗎?!


我很氣憤,也曾想過乾脆來個橫刀奪愛,在線上追追看她……

但是組隊練的時候,她只把我當作隊友……

不管我多刻意去表現我喜歡她,她還是把自己保護的好好的。


親她,她冒汗。

理由:她有老公了……

這個該死的理由,所以她不接受我的示好。


把寶物跟雜物都給她,她拒絕。

理由:聖職都賺錢比較辛苦,所以不需要我額外給她。

明明她窮到快被鬼抓走了,居然還不肯收,我隨便吃個王就上億耶,那種垃圾我才不看在眼裡。


這些零零總總的事情我都看在眼裡,E04當作口頭禪一樣在嘴邊狂罵,翻白眼翻到我都快眼抽筋。

真是……唉………真是隻傻小喵……!

我看得出來她很在乎那個傢伙,也經常看見她討好他……

這次,她……會受傷吧。

看著她解釋的對話,我心中有些難受。

這種爛傢伙就算了啊,幹麻這麼執著?


羅密歐:『拿去離婚吧。』
  
鴉片粉圓:『我不要,公…別這樣好嗎?』
  
羅密歐:『不要就算了,881。』


接著一名男騎領從我身旁走過。


「媽的,下次在PVP見到你……一定砍死你!」我緊捏無辜的滑鼠。

來個公報私仇算了,找工會的人通緝他……絕對要他好看。

我在心中暗暗下此打算,跳出遊戲視窗,拉出MSN留訊息給會長。

午間……網咖內的冷氣如往常強勁,人潮卻開始微微略減,吵雜的網咖也清靜許多。

而我,聽見耳後有細細的哭汔聲……

那是很熟悉的聲音,很像、很像…是我想捧在心裡呵護的那個女孩的聲音……

抱著不確定又期待的心情,我轉頭往後看去。

是她,真的是她。

纖細的背膀微微抖動著……垂著頭,在笨的人都看得出來她在落淚、在傷心、在哭泣。

我好不捨,但是又要拿什麼藉口接近她,安慰她?

我苦思著,開著十字刺客逛回南門外,即刻看見了那個死傢伙在大放肆言。


『老公……你好棒哦,把那個什麼粉圓的東西都拿到手了。』一名女鍊金邊親著羅密歐邊說著。

『呵呵,當然囉,那種醜女我早就不稀罕了,反正把天夾拿到手就好了。等了這麼久也是為了那頂妳喜歡的天夾啊。』說完,羅密歐也回吻著女鍊金。

請原諒我忍不住用髒話問候那對男女的母親。


騙小喵天夾還罵她醜女!!

好樣的……


我狠狠一笑,登出十字刺客換成神官。

戴上天線頭飾跟笑臉面具,我走到羅密歐面前。


『喂,羅密歐,你有看過粉圓哦?』我故意裝無辜的按著迷惑表情問道。

『嗄……你誰啊? ̄‥ ̄』羅密歐露出一臉摸不著三吋經剛的蠢樣。

『老公,這個怪神官你朋友哦?』女鍊金一副小鳥依人般的嬌柔模樣詢問羅密歐。

『朋友?拜託……這年頭還會戴天線的怪胎哪可能是我朋友。』說著,羅密歐戴起領導站起身走到我面前『幹麻,你認識那個無聊醜女哦。』


開玩笑,居然敢說我的天線不是?

除了線上的麻吉以外,還沒人知道我這頂天線是當初一口氣衝到+10的夢幻逸品。

再加上我本身的+9基本裝,雖然不是最強,但是用高速詠唱的神聖之光還是可以掛了你!


很好,先是汙辱可愛的小喵,再來是汙辱我的寶貝天線……

不整死你,我就不配叫做紅豆湯。

不掛了你,我就把神官砍掉,從此退隱RO。


在心中暗暗咒罵著,我打開置物欄,裡面有讓我負重89%的枯樹枝。

忍不住勾起我自認邪氣的陽光笑容……

『party開始!』語畢,我按下瞬間移動鍵,放在F1快捷上的枯樹枝隨著我的連按迅速消失。

從我身邊竄出大量的魔物,羅密歐可能沒料到我突如其來的攻擊,按了一下驚訝的表情,鮮紅的數字由他與他的女伴身上狂噴。

我還是不停按著F1,另一隻手指則是狂按著F2,閃著工會鍊金特別製作的纖細白水。


「我要親眼看著你倒下,嫩渣。」


魔物果然站在我這邊,這次叫出來的少說都有60等以上,不消三秒的時間,我的纖細白水已經按完,而羅密歐跟他的女伴早就躺在地板上看天空。


「哼,為了你這種廢物掉%不值得。」我按下Enter鍵,人物馬上瞬間移動成功。


回到存點,我又領出大量的纖細白水跟枯樹枝。

慢慢的走回南門外,只見魔物已經消掉大半,而羅密歐正在砍殺一隻我軍嬌滴滴的可愛成員-惡魔女僕。


「哦哦,重新站起來啦,正好,省下我花葉子復活你這隻豬。」我幫惡魔女僕放上治癒術十級,接著天賜、加速。


羅密歐跟女鍊金見狀,發出驚訝的表情且各打了一大串點點點。


『見到我很開心吼。』我泛著冷笑,一字字敲下含帶著我憤怒的話語。

『幹,你沒事找麻煩哦,死白目。』羅密歐用連刺貫穿著我的惡魔女僕。

『憐香惜玉的道理你不懂嗎?』我皺皺眉頭,馬上又幫惡魔女僕大量補血『上吧,我最可愛的女僕,好好整治一下這種敗渣。』

『幹,死白目,你很機車耶。』女鍊金一邊投擲藥水一邊罵著。


機車?我還坦克車咧。

白目這種招數,就是專門拿來對付你們這類渣用的。

『喜歡嗎?紅豆送給你。』說著,我往女鍊金的方向按了F1四下。


Very good!

在第四根枯樹枝的召喚下,叫出了一隻艾斯恩魔女。

艾斯恩魔女狠狠的抽了女鍊金兩下,羅密歐的後盾援助頓時躺回地上。

果然白目的力量無敵,連這次叫出來的綠毛蟲都在奮力攻擊著羅密歐『這就叫顧人怨啦,連小毛毛蟲都討厭你。』

『馬的,pk啦。』羅密歐閃著白光說道。

但是呢,我的軍團……可沒放過他,仍然效忠的繼續攻擊著。


『哦?是嗎?你確定?』我幫艾斯恩魔女放上天賜、加速。

先跟眼前這堆魔物們pk完再說吧。

眼見羅密歐的白光停止,看樣子……這傢伙身上的存貨已經喝光光了。


呵呵,準備收屍!

就當我愉快的準備踐踏屍體時,一記治癒術的光芒從羅密歐身上升起。


哦哦,原來還有救兵?

看一下剛剛女鍊金死掉的位子,早就人去摟空,眼前這個幫羅密歐補血的女祭司應該就是該名女鍊金吧。

不過算不了什麼,反正伊拉克都有蓋達自殺恐怖攻擊,我這些魔物軍團又算什麼?

怕打草驚蛇,我改將蒼蠅翅膀拉到F9上。

羅密歐還是不斷噴著血回擊惡魔女僕,遺憾的是攻速太慢,看起來實力有著明顯的懸殊,畢竟現在他可是被圍毆當中。

『加油哦。』我笑笑的對羅密歐做出一級棒的表情,然後……萬獸出籠!

螢幕瞬間被魔物佈滿,這回,我要一次讓他死!

按下蒼蠅翅膀,我飛離這個魔物侵略的南門外,接著重新補滿自己損失的血量,再回到事發現場。

魔物還是相當多,畫面上也相當LAG,雖然這批有些可愛的低等小魔物,但是高等的倒還不少。

我閃著怪回到剛才的位置,羅密歐早就躺在地上連同他的救命天使。

走向前,我按下復活葉,高速的詠唱讓他馬上重新站起來。

可惜啊……可惜。

兩秒內他又躺回地板上。

『這麼愛地板也不用這樣吧。』我歡笑著又復活他。

同樣的時間,不多不少剛剛好,他又躺回地板上。

『馬的,死嫩b,pk啦,老子要到pk場砍死你。』他同句話瘋狂著洗著頻道。


啊……老天有眼,系統有靈。

禁言紅標浮現在他人物頂端。

『恭喜哦~』我再度幫他復活。

魔物又一窩風的襲擊而上。

魔物數量實在很夠,一下子就能把人推倒,也幸好我詠唱夠快,DEX首先點滿99是正確選擇。

懶懶的賞個打喝欠的表情,我就這樣幫他復活,然後看著他躺地板。

相信他目前的電腦狀況一定很LAG,連登出都是個問題。

慢慢的……畫面上的魔物漸漸被其他所謂的勇者清除。

我慢步走到他的屍體上,緩緩的坐下『……呵,pk場裡啊,早就殺你殺到反胃了,一點挑戰性都沒有。』


遺憾……他沒有辦法回話,被禁言很痛苦吼。

『告訴你,你今天會被這樣對待,是因為你正在為自己的口孽贖罪。』

   為了妳……我失去理智,做了個絕頂白目。
 
          只求幫妳出一口氣,盼妳破涕為笑的笑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