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72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Story*5

她困惑的蹙眉,在我的指引下看向蕩漾著白色浪花的那端。

只要多點耐心,或許就能發現奇蹟……

很顯然,那場讓我內心感動不已的美景還需要些許時間的等待。

在我手指的那一方,依然是一片灰白雲交雜間透著藍天的景象。

她聳了聳肩,絲毫不作做的率性蹲在堤岸上,雙手還托在臉頰兩旁。

講實話,那個姿勢……有點像在蹲廁所,就像女商人坐下時的姿勢。單以這個動作來說,「看起來」真的很不雅。

可是在她身上,卻沒有所謂的俗氣難看,相反得,還顯得自然且孩子氣。

「小喵,妳看哦,要一直看著哦。」我在旁學她的蹲姿,並且叮嚀著她一定要注視著我所指引的方向。

「好……」她有氣無力的應聲。

頓時,我有些擔心那份讓我內心澎湃不已的美景不會出現。

這樣不確定的等待,一定會讓她感到不耐煩吧………

我靜靜的看著大海,內心不斷盤算著該找什麼話題來解解悶。

應該買食物來的,早知道剛剛就應該在那間超商買點零食吃。

唉……在這種遼闊的地方,真的會讓人想做些瘋狂的事情……

例如對著大海喊:「我愛妳,小喵。」

不過……非常有可能會被她亂掌槌死。

可是,如果喊了,又是一個表白的大好機會耶!

我有些衝動……想開口,卻被一聲宏亮的鳥鳴聲擊退了衝動。

「好漂亮……」在只有大自然的交響樂下,沉默許久的她突然讚嘆的開口說道。

好漂亮?!

我驚覺的抬頭看向大海,而這份期待已久的美景正在眼前綻放!

是大自然的畫作,雖然不是我畫的,卻是我想獻給她的……

大海的波波浪花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橘光,雪白的飛沫閃在半空中就像海洋的鑽石般璀璨;海鷗展著灰白的羽翼,彷彿天使似的穿梭在陣陣浪濤間,在這片畫作之中,還不乏有魚兒躍起的身影。


這次的景緻,更美了……

因為多添增了妳。


我將視線轉移到她的小臉上。

她目不轉睛的盯著這份被我借花獻佛的美景。

而我,則是被她專注的表情吸引得移不開視線。

「在天空的另一端,是不是真的有天堂呢…?」她忽然張開雙手對著大海,口中模糊不清的喃語著。

不知為何,在聽到她的這句話,我的心……不由的感到一陣不安與難捨。

為什麼這句話……會讓我有種好像會相互離別的感覺?

我沒有多開口,只是沉靜在這份靜謐的氣氛下,心中反覆咀嚼著那句話帶給我莫名的感受。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不了多久,天空的夜幕就逐漸降下,燦陽的光芒也會慢慢消失在黑幕後。


我跟她就這樣維持著她看夕陽,我看她的動作……

一直到……一隻該死的蚊子打攪了我的「享受」。

用力的往刺癢的左手臂打下去,啪一聲後,我亮開手掌。

該死!沒打到……

還在憤怨沒幹掉這隻死蚊子時,我又覺得脖子後方傳來一陣刺癢……

吼係!

我奮力的往自己的後頸部「巴」下去。

啪聲之後,我的後頸刺痛得發麻,再度展開手掌……

E04!

什麼都沒打到。

我抓著搔癢的左手臂,東張西望的勘望四周。

該死,蚊子真多。

雖然打擾正在品味美好的人是很不禮貌的行為,但是基於遠離登革熱的理由,我只好點破她狀似神遊發呆的享受。


「該回家囉。」我輕聲的提醒著她。

眨了眨捲翹的睫毛,她露出夢初醒般的表情「咦……」

這隻小喵兒該不會剛剛都在發呆吧……

我狐疑的想著,正準備起身跳下堤岸發車。

「好。」她應聲答好,也跟著站起身。

驀然間,我看到她整個人不穩的搖晃著!

我沒有多想,一個跨步衝向她……


「小心!」

時間抓得剛剛好,我一把抱住了她。


天啊──

她差點跌下堤岸。


我為剛才所發生的驚魂情況捏了把冷汗,暗自慶幸至少有接住她。


怎麼會這樣?


我擔憂的看著她倏間轉白的小臉。

她好像很難受,眉間緊緊的皺著,全身還明顯的顫抖……原本尚有血色的唇瓣蒼白的像潔淨的紙張。

我攔身抱起她軟弱的身軀,然後小心翼翼的將她在椅墊上。

她垂著頭,緊閉著眼簾,額上泛著細細汗珠。

我擔憂的蹲在她面前,一手撐著她依然顫抖的身軀。


「……糖…」她雙手緊揪著外套,口中喃喃唸著細微不清的話語。

她張開眼瞳,虛弱的看著我……

那眼神是多麼的無助柔弱,給我的感覺,就好像在對著我求救。

我好心急,想幫她卻不知如何做起。


「糖?!小喵,妳怎麼了?」我距離她的臉好近好近,深怕自己的不注意會漏聽掉她任何一言一語。

她微微的叩首,這個動作使得她整個身軀更顯得不穩「請…幫我買瓶冰飲料。」

「這種天氣妳還要冰飲料?!」我驚愕的皺緊眉頭,音調因為訝異的情緒而提高。


這種情況她說買冰飲料?!

我有沒有聽錯啊?

我怎麼敢把妳丟在這裡。


我猶豫的無法就這樣離去買那莫名其妙的飲料,只能用力的緊捏雙拳。

她看起來……好脆弱……

「對…拜託,一定要……」她咬著唇,目光緩散的看著我。


我不明白她為什麼如此堅持。

可是她正在對著我求救……

在接觸到她的目光,我重重的嘆了口氣。

「好吧,等我。」語畢,起身衝往不遠處的便利商店。

我不停的跑著,跑得相當拼命,想當年校技賽都沒這麼奮力過。

我聽到自己的心跳正激動萬分的鼓動著,喉嚨感到灼熱的乾澀感,我不敢停下步伐,因為有個女孩正在等著我。

終於來到商店內,本來燥熱攀升的體溫在冷氣的吹撫下得到暫且的安撫,我上氣不接下氣的站在冰箱前。

「她說要糖……所以應該是需要甜的吧。」我不確定的猜測著,隨手抽了一瓶白色瓶身的可爾必思。

丟下百元小鈔,我等不及店員慢吞吞的結帳動作,抓起一旁的吸管,往門外跑去。

我壓根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時間做這個舉動,我只知道回到她面前時,餘暉已經漸漸消逝,她卻垂著頭低看地面。

蹲下身體,我彎著脖子查看她的情況「這個可以嗎?」然後將可爾必思遞到她的眼前。

她輕緩點頭「謝……」

「我幫妳。」我扭開寶特瓶蓋,再把吸管插入,靠到她嘴邊。

她咬著吸管,重重得喘著氣,臉色依舊慘如白紙。

我實在很擔心,痛恨自己居然這麼無能為力,最多只能買個飲料……緊要關頭卻只能袖手旁觀。

「妳…還好嗎?」我擔憂的問道,有些想伸手觸摸她慘白無血色的臉龐。

她漾起柔柔的甜笑,彷彿是為了安撫我憂心的情緒而點頭說道「我沒事了。」

真的沒事嗎?

我在心中思忖著。

「嗯……」我回應著點頭,把憂慮擺在心裡。

這種情況了,就別多問,快點送她回家休息吧……

想到這裡,我開始後悔,如果沒有帶她來,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種狀況?

夜幕漸漸降臨,我跟她的臉顯得模糊不清。

我不知道她情況到底如何,逐漸昏暗的天色讓我看不清楚她目前的臉色是否還是蒼白得嚇人。也因此,我不敢叫她,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只剩下看著她,等待著……


就在我快沉不住氣,腳也陣陣發麻時,她突然開口叫喚著我。

「紅豆…」

「…嗯?」我當下馬上回應。


天殺的!

我的腳已經麻到會痛了。


「我好很多了,不好意思嚇到你…,請問飲料錢多少呢?」她說著,手也就跟著往口袋裡掏。

「啊?」我楞了一下,懷疑自己的耳朵產生錯亂。


MY GOD!

我還以為她會說什麼呢……

原來是要拿錢給我。


「不用啦。」我苦笑著連忙阻止她。

「真不好意思…」她對著我苦笑。


其實,我很想告訴她……能夠幫忙她,我很高興。而且我還喝掉她的咖啡,再加上我本身有在工作,所以……這點飲料錢對我還稱不上多大的消費。


「小喵…,我送妳回家吧。」我扯開話題的對她輕聲說道。

內心牽掛著纖弱的她是否能繼續支撐下去。


一路回程的路上,我一邊用後照鏡注意她的情況,一邊在心中檢討著自己。

如果自己多點細心……多點注意或許能夠避免這件事情發生吧。


就在她幫我指引她家的方向下,我行駛到她家附近的巷子口。

「好好休息哦。」我叮嚀的交代著,並用車燈照向巷子口裡。「快回去吧。」

她抵著我的肩膀,跨下車身,拉著背包看著我,在車燈下……她的臉上掛著無措又好似無奈的表情「嗯…謝謝,今天的事情…」

「不會啦,快回去休息吧~!」我輕笑的催促她。

她怔然的看了我一下「喔…!」隨後轉身走進巷子裡。


我深深的看著她的纖瘦背影,心中百味雜陳。

就這樣目送她走到公寓的玻璃門前,我依然等待著……

忍耐著耳邊不斷嗡嗡叫的死蚊子!

無論什麼事情都無法阻礙我就是要親眼看著她抵達家中的執念。

現在的她低著頭,好像在插鑰匙,接著深鎖的玻璃大門被她推開。

我靜靜地看著,準備大門合上就離開。

忽然,她的準備踏進公寓內的身影猝然轉身,對著我大喊「你的外套。」

我苦笑,看樣子沒辦法目送她回到家中了。

我可捨不得她又氣喘噓噓得跑來將外套還給我。

況且夜色已晚,我更不捨她著涼。


「不用了,下次在還我吧。」我搖搖手,趕緊轉動車頭來個大迴身「拜拜--下次見!」

催下油門,我頭也不回的往我的紅豆窩奔去。

離開前,我還用後照鏡看了她一眼。

光明正大的將她錯愕得可愛神情納入眼底……

 

   妳像朵溫室待人細心照料的花朵,而我只想當個勤奮的花農守護妳。
 
        讓妳嬌嫩的笑顏為我綻放,獨占妳的可愛,成為屬於我的專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