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614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Story*7

難道……小喵喜歡這種調調?

還是我看起來很正太啊?

無奈……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我只好像個乖巧柔順的小孩聽話低張開我的嘴「啊─────」

醫師拿著冰棒棍壓在我的舌頭上,頭上的探測燈把我嘴巴照的通亮。

說不定連我有哪些蛀牙都調查的一清二楚。

「不太好哦,你喉嚨發炎了。」那醫師對著我的喉嚨噴了噴一些藥劑。

我皺著眉品嚐這瓶藥劑的味道。

那種滋味吃起來酸酸苦苦的……噁!

接著醫師又拿耳溫槍往我的耳朵攻擊……呃,是測量。

嗶聲後,醫師抽出耳溫槍「哎呀……你在發高燒耶,39度8……」


哦哦,很特別的紀錄。


我在心中自嘲著冷笑。

「要打針哦,不然你會燒壞腦袋。」醫師語氣懷憂的說道。


打針?!

「不用了吧……不是要吃藥嗎……」我連忙拒絕。


實在不想被打針,我被打怕了。

小時候在北部的某間知名醫院,被某個菜鳥護士扎了一堆針孔。

結果最後還是找資歷深的老護士處理……

早知道這樣應該一開始就找老護士幫我打針啊!

當時我還是個小鬼頭耶。

這樣欺負小孩……

雖然事後愛子心切的老媽有幫我討回一口氣。

但是這種經歷我實在不敢再體會第二次。

「吃藥哦,也可以……」醫師顯然有些不高興,因為我看見他也在皺眉頭。「只是你這種情況拖多久了?」

「咳咳……哼!」我整一整咳到腫痛的喉嚨,啞著嗓子回答「大概四天吧……」

聲音真難聽……

音質聽起來,大概跟鴨子溺水時差不多吧(很驚慌失措的聲音)。

「為什麼拖這麼久呢?這次的流行感冒很厲害哦。」醫師不贊同的叨唸著,手邊在我的病例上鬼畫符(在我眼中看起來是如此)。


呃……因為我想睡覺啊。


我在心中辯解著,表面上保持沉默是金的態度,眼睛仍然盯著醫師的鬼畫符動作。


「不要吃冰的東西,呼吸不要太用力,刺激性的東西別亂吃哦。」醫師拿出一顆黃色的藥片給我「這是喉糖,涼涼的,吃下去會舒服點。」

我重重的點頭,接過喉片,道過謝後,起身走出診療室。

一離開診療室,我就看見一名老伯咳得天花亂墜……


看樣子跟我有得拼哦。

真是名可敬的對手,雖然年紀已有,但是還是能咳得這麼響亮,果然勁敵!


用欣賞的目光看著老伯離開,我壓抑著喉嚨的搔癢感,硬撐到等候室準備拿藥。


而這時,我看見坐在等候椅上的小喵。

她正在看漫畫。

我徐徐往她靠近,停頓在她身旁,想開口叫喚她。

不料!我一開口,冷空氣入侵───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喵……咳咳咳咳咳-」淒厲悲慘的咳嗽聲就像拉肚子阻止不住般從我的嘴中宣洩而出。

這種情況很慘,我只要一開始咳,就很難停止……


她抬頭看了一下我,表情倒也沒什麼巨大變化……可稱得上-面無表情。

「醫生有說什麼嗎?」她把漫畫反合在腿上,拍了拍旁邊的空位「坐吧。」

「流行感冒……」我乖乖的坐到那個指定座位,疲憊的將頭仰靠在椅背上。

「有發燒嗎?」她柔聲問著。

「39度半……咳嗽……咳咳──鼻塞……咳、咳、咳…………流鼻水…喉嚨痛很痛……」我啞著聲音說道。每個字,每個音……都讓我難受不已。

我只採用大約數字,不敢老實說……

雖然被醫師看過,但是頭還是很痛,全身酸痛,喉嚨很痛,鼻子很痛……反正有知覺的器官都不舒服,真希望快點回我的窩。

「魏宇傑。」一道女聲叫喚著我的名字。


我彎下頭看了一下……是護士小姐在叫我。

可能藥包好了吧?!

小喵拉過我的手臂,支撐著我軟弱的身體走往櫃檯。

「嗨--」護士小姐對著她親切的招呼著。

看這情況,護士小姐好像對小喵相當熟識哦……?

「喵…妳們…咳咳…咳…很熟呀?」我轉頭詢問她。

「呵呵……還好啦。」小喵扯出一抹苦笑。


還好……是嗎?

我沉默的看了她一下,隨後轉頭看向正在講解吃藥的時間與服藥的說明的護士小姐。


「請記得,不要喝冰開水……多喝溫開水知道嗎?」例行的叮嚀完,護士小姐對著我們笑了笑,並且把藥包交給她,突如其來的開口問道「你們是男女朋友嗎?」


男女朋友唷……

我也希望是啊。


我轉頭看著一臉驚愕的小喵,那個表情頂在她臉上就是非常可愛。

「嗄……?」她怔愣的看了一下護士小姐,之後再轉頭看向我。


這個意思是在詢問我嗎?

我忍不住露出開心的笑容「對呀。」

這種機會很難得!一定要把握。


「是唷,那你要好好照顧小苗哦……」護士小姐語氣意有所指的說道。


也許是護士小姐這句話激怒了她,原本可愛憨甜的小喵猛然對著我大皺眉。


事情有這麼嚴重嗎?

我很樂意照顧妳啊!


「謝謝,不用了。」她惡狠狠的瞪大雙眸,還附送一對衛生眼給我,粉拳更是忽然攻向我的肩膀「這傢伙現在最需要的是照顧好他自己,省得我麻煩。」

我佯裝受重傷,嘴巴嗚嗚哎哎的慘叫著「哦…我現…咳咳…在、在…咳…比較…比較…咳…需…要…她…咳咳、咳……照顧我。」捂著受攻擊的部位,柔弱的靠在她細小的肩上(趁機吃小豆腐)。

「哼,我要收看護費。」她冷冷的哼了聲,語氣兇巴巴的。


哎呀……不要說收看護費,我願意養妳,養妳一輩子。

「那我們先走囉。拜拜--」她對著櫃檯的護士小姐說再見。

「拜拜--」護士小姐在櫃檯揮了揮手。

而……這全程我都享受的靠在她的小肩頭上。

這麼說來,到這間診所也很不錯耶!

雖然醫師幼稚了點(?!),不過護士倒是挺上道的。

我滿意的在心中偷笑。

來到診所門口,小喵就動作迅速的坐那剛發動的機車。

「喵…要先暖車哦……」我拉住她的手,阻止著她。

如果沒有暖車就直接發車,對車子本身傷害可是很大,會縮短車子的生命哦。

「上來啦,不然你自己走回家哦。」她不耐煩的看著我。

「不…行,這樣……咳咳…會壞掉…」我搖頭蹲在車旁。

我不希望小喵的車子因為這樣而縮短壽命。

畢竟這樣消耗真的很不值得……

或許,我的堅持說服她了。

她跨離開車身,踢下側腳架,然後學我蹲在車旁,跟我一起品嚐機車排放的廢氣。

「好吧、好吧。病人最大囉…那我們就暖車……」她伸手靠在我的額頭上,冰冰涼涼的溫度讓我覺得有些舒緩「好燙哦……39度半耶,醫生沒幫你打退燒針嗎?」

打針哦……

被我拒絕掉啦。


「嗯…」我嘆著氣搖著頭老實招供「咳…我…咳咳…咳…不…喜歡打針…」

她一臉狐疑的盯著我的臉看,似乎難以置信。

難道剛剛那個醫生很喜歡對病患推銷打針嗎?!

還好、幸好,我更堅持,更堅定,拒絕意態夠明顯,所以不用被打針。


暖車一段時間後,她站起身帶起那頂適合她的漂亮水藍色安全帽「好啦,暖車ok,我送你回家…嗯?」說著,也將我的安全帽遞給我。

「好…」我把安全帽戴到頭上,因為高燒的關係,手腳軟弱無力,只能顫抖著扣著扣環。


該死。

手抖個不停,無法施力……


她輕嘆一口氣「來,我幫你。」伸手幫我扣上這個與我作對的扣環「快上車吧。」

我對她淡淡笑著。

心裡覺得很舒服……


小喵好貼心好溫柔哦。

一路上我癱軟的靠在她的背上,聞到她髮絲飄來的香味,感受著這份被照顧的溫暖感覺。

不過……說也奇怪,不知道是在我的錯覺還是什麼緣故……

我吞了吞口水,對著她耳邊輕喊著「喵……」

「嗯?」

「我想吐…」我感到暈眩加重了。

好想、好想吐。

「忍住,別吐在我身上。」她驚慌的叫喊道。

可是我真的好想吐……

而且,路……似乎在搖晃耶。

「……路啊…路…」我把我的感覺告訴她「在搖晃耶……小喵…」

「喵…」我還想告訴她……

「嗯?」她回覆著。

我攤在她背上,耳邊聽到她柔細的聲調與吵雜的車水馬龍聲。

這一刻……好像夢哦。

我從來沒有想過,有機會跟小喵這麼靠近……

原來感冒就可以得到這麼美好的待遇……

這樣真希望我的感冒永遠都不要好,這樣……小喵是不是就會一直陪在我身邊?!

「紅豆,下車吧…你家到囉。」她輕抖著肩提醒我。

哎啊……我還捨不得離開嘛。

再讓我多靠一下……

我賴著她的背,沉沉的靠著。

「喂…紅豆湯~你還活著嗎?」

霍然一記鳴響在我跟她之間發出!

「啊!」她驚聲輕呼。

她的安全帽跟我的安全帽相撞了!!

我苦笑。


雖然這樣子很無賴,看起來很可笑,不過還是讓我多靠一下吧。

我心中想著,人就更理所當然的賴著不動。

「喂…魏宇傑,你…你別嚇我啦-」她拍了拍我的大腿,語氣驚慌的很。


我很好……現在靠在妳身上好得很呢!

我閉上眼感覺著她的體溫,回想著她的體貼與關懷……

週遭的聲音彷彿被抽空似的,我只聽到我跟她的心跳及呼吸聲。

她的心跳……好快。

我揚起笑意,身體再怎麼不適,只要有妳,都會好很多。

這種感覺………


「好幸福哦……」我淡柔輕訴。

   *原來被妳呵護著會這麼美好……

        我願意自己就這樣病下去,使勁病法纏住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