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513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tory*9


我思忖著眼前的情勢。

躺在床上的女孩,就是小喵,而站在一旁吃餅乾的,應該就是喵弟吧?!

老實說,我不確定……

我走到床邊,壓抑著不捨的心情看著她。

老天……數日不見,她怎會變了個人?

「好久不見哦……」她還是笑著,就即使臉色慘白。

我僵硬的點頭,嘴角勾畫起不自然的笑意回應她。

「你感冒好多了嗎?」

她做勢要坐起身,我扶起她後,遺留在手上的觸感,是她單薄到令人心疼的過分骨感。

「好多了,謝謝妳的細心照顧。」我看見一旁有薄被,拉到她肩上罩著。

「謝謝。」她先甜甜一笑,隨後蹙起眉,小臉皺成一團。「抱歉,之後都沒去看你。」

「哎呀,道什麼歉,由妳細心照顧過可是福神三顧耶!」我順手幫她將滑下背膀的薄被拉回原處。

「呵呵,我哪有這麼神。」小喵咋舌輕笑。

「……嗯,那妳呢?還好嗎?」

話才一脫口,我就後悔到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我真是個蠢蛋,眼前她的模樣就是這樣了,我幹麻提這種白目問題,難道還要她反過來安慰我說她沒事嗎。

「我……」她摸撫著自己的臉,笑容有些黯淡。

「看我咧,妳這麼可愛的坐在這裡,當然跟我一樣,未來準備好到翻!」我嘻皮笑臉的轉移話題,嘴巴胡言亂語的亂扯一通。

還好,她被我逗笑了,淡淡的粉色紅暈淺淺的點綴著她蒼白的臉頰。

「那……我有一件事情想拜託你,可以嗎?」她掩著嘴笑,因為消瘦而更顯目的單眼皮雙眸眨呀眨著。

我沒料想到她會有事拜託我。「可以呀,妳說說看。」

小喵轉頭看了她弟弟一眼後,斂下眼簾,表情有些猶豫……而我只能僵在原地困惑。

「說呀,到底怎麼回事?」

又偷偷的瞄了目光正注視著電視的喵弟一眼,小喵咬著唇怯生生的唸了一句:「老弟,別罵我哦。」隨即對我勾手示意我到她嘴邊聽悄悄話。

我懷疑自己可能是睡眠不足,產生幻覺。

天呀!我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事情,更難以置信這種事情會是由這位剛從鬼門關繞回來的人士嘴中吐出。

「妳是認真的嗎?」

「當然呀!」她重重的點頭,一副勢在必行的模樣。

「可是妳的情況允許嗎?」我苦口婆心的開導著。

「應該……ok吧。」她比了個ok的手勢,口氣卻含帶著一絲不確定。

看看,她自己說得吞吞吐吐,自己多少也有自知之明嘛。

我搖了搖頭,絲毫不考慮的拒絕她的請求。

「拜託,我在夢裡一直夢到那邊……」她拉著我的衣服解釋著她的動機。「我真的很想去,想去到坐立難安。」

「………………」我沉默了。

她對著我勾了勾手指,靠在她嘴邊,她細語的說:「如果現在沒去,我怕自己,沒機會在去了。」

一聽見她這樣說,我心煩的反駁:「亂講,妳會好起來。」

我不懂有什麼病能把她搞得這麼慘,甚至喪命。

我在度拒絕,卻觸碰到她眼眶中的淚光與瞳眸中的那抹失望。

「等妳身體更好些,我在帶妳去,好嗎?」我避開她的目光。

「你!」她氣呼呼的指著我,哼的一聲躺回床上。

「我覺得自己現在好到翻了!」她居然說出這種話。

我皺了一下眉頭,沒料到會被這妮子引用我的話語。

小喵反身背對著我,我無法看見她的表情,耳邊卻聽到她發出細細的泣聲。

「別哭……傻瓜,我是為妳好耶。」我無奈的解釋著。

她輕點頭卻又哭個不停。

我看了一旁還入迷著電視節目的喵弟,深怕被誤會我在欺負人家的姊姊。

哪有人一邊哭又一邊點頭的,根本就是在控訴我嘛。

「好啦,我帶妳去。」話就像有生命似的溜出我的嘴巴。

我傻眼,但是卻收不回溜出腳的話語。

「你說的哦!」她轉身,雙眸紅的一塌糊塗,鼻子上還掛著透明的液體。

看著她像中樂透頭彩似的神情,我只能無力苦笑。

扶她坐起身後,我放棄那條老是滑落的薄被,脫下自己的牛仔外套罩在她身上。

「小苗呀,媽媽跑了好多間7-11才買到妳喜歡的牌子。外面的太陽真大,裡面就涼爽多…………」

突如其來的聲響靜止了我跟她的動作,望向聲音來源,我看見一名苗條的中年婦人站在門口,在將目光轉回小喵身上。

哇靠,她是在幻想什麼嗎?又哭又笑的,真可怕……

「小喵……妳的臉好蒼白,確定要去嗎?」我不放棄最後希望,企圖以喵媽媽喚醒小喵的理性。

在她的眼前揮了揮手,吸引她的注意。

「嗄……?」她傻楞楞地轉頭看了我一下。

喵媽媽對著我點頭,給了個和藹的微笑。「小苗……這位先生是?」

「媽,這位先生是姊的朋友啦。」剛剛像被電視魔神仔附身的喵弟如果走到喵媽媽身旁取走一罐鮮奶。

「哦哦……高中同學嗎?」喵媽媽摸撫著小喵的頭。

「嗯……」小苗支支吾吾的遲遲未回答。

先下手為強!

「阿姨妳好。」我客氣的打招呼,熟練的綻放自己的陽光笑容,並且15度鞠躬。

「呵呵呵……你真有禮貌。」

顯然我是下對藥了,喵媽媽看起來很高興。

我暗暗的為自己熟練的舉止捏了把冷汗,還好自己沒搞砸。

「來,這個請你吃。」喵媽媽遞了一瓶鐵罐物品給我,定眼一看,這不是我的黃金補給品:八寶粥嗎?!

「謝謝阿姨。」我接過八寶粥,因為這樣驚喜而笑歪了嘴。「哇——是我最喜歡的八寶粥耶!」

「真的嗎?剛好蘇媽媽也喜歡吃八寶粥耶,呵呵……你這孩子真不錯。」喵媽媽拍了拍我的肩膀。

咦?!原來小喵姓蘇呀!

太好了,又多知道了關於小喵的一些事情。

我愉悅的打開八寶粥,捨棄礙手礙腳的湯匙,豪邁的喝起來。

太棒了、太棒了!

這種滑順的口感,誘人的香氣流過舌尖,順勢而流的擴散整個口腔,各式豆類在我嘴理化作可愛的音符。我真的會因為這種絕佳美味而難以停止讚美。

「呃…媽……我想上廁所。」一聲嬌嫩的呼喚聲停止了我忘形的讚嘆。

笑得正樂頭上的蘇媽媽有些反應不來「要廁所啊?」

見狀,我發現,小喵跟蘇媽媽之間有些地方,倒有些相像。

「嗯啊。」小喵嘟起嘴巴,臉色比我剛來時看起來要好得多。

「好,宇傑呀,你等一下哦,蘇媽媽先陪小苗上個廁所。」蘇媽媽對我笑著說道,然後攙扶著小喵起身走往廁所。

之後母女交談了一句話,蘇媽媽點了點頭,小喵就自己踏進廁所。

我嘴裡咀嚼著八寶料,準備吞下。

「宇傑呀,你現在做什麼工作呀?」蘇媽媽站在廁所門口。

用力吞下八寶粥。「我是攝影師,目前在家族雜誌社工作。」

「哦哦,那算家族企業囉?」蘇媽媽點了點頭。

「可以算是吧。」我搔頭笑笑。

畢竟公司當頭的是自家老姊,雖然她有些怪異。

「那你跟小苗在哪認識的呀?是同學嗎?」

「呃……我跟她在…………」

喀嚓一聲,緊閉的廁所門緩緩打開。

蘇媽媽攙扶著小喵緩慢走向病床。

我緊張的想衝過去幫忙時,蘇媽媽已經將小喵妥當的安置在床上。

暗暗罵自己一頓,我真是不懂得獻殷勤的時間。

「媽,我們先回去吧,反正這邊有魏大哥在啊,我們先回去洗個澡再來啦。」把持著沉默是金(?)的蘇小弟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語畢,我還看見蘇小弟煞有其事的抓了抓手臂。

「哦……這樣好意思嗎?」蘇媽媽看了一下我。

我連忙笑著點頭,並且拍拍胸脯大聲道:「沒關係啦,阿姨,我會好好照顧小喵的。」

「真的嗎?那拜託你囉。」蘇媽媽笑了笑,轉頭露出慈愛的目光看著小喵,輕摸她的頭髮。「小苗啊,媽媽先帶弟弟回去,晚一點再來看妳,如果很不舒服就按呼叫鈴知道嗎?」

「媽……妳放心啦,我知道怎麼做的。」小喵點頭,笑得很勉強。

就這樣,蘇媽媽將她託付給我照顧,伴隨著喵弟踏上回家洗澡之路。

現場,除了彼此二人的呼吸聲例外,周遭安靜的可能連根頭髮掉落都能聽見。

「喂……」她招了招手。「紅豆湯……」

「嗯?怎麼了…?」我靠向她,準備聆聽她說話。

一擊輕拍在我肩上落下,她抗議的說道:「我才沒那麼虛弱呢。」

「怎麼了嗎?」我不明所以,手撫上剛才受擊的位置,心臟抽搐了一下,驚訝的她連手勁都沒有。

「現在幾點啊?」

「咦?這房間沒時鐘啊?」我看了看四周,發現樣樣皆俱全,沒想過會這裡會缺少這樣重要的道具。

「嗯……」她點著頭,又拉起我的衣角,語氣有些焦急。「現在到底幾點了?」

「呃……我看一下哦。」我掏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嗯………下午……三點五十二分。」

「紅豆……我們這樣趕得上嗎?」

看來,她就是不肯放棄。

「嗯……現在是夏天,白天比較長,從這裡出發大概需要一小時四十分……」因為顧忌她的情況,所以這是加上減過速的時間。

「放心,趕得上的。」我對她笑了笑,要這隻快急壞的小喵咪放心。

「真的嗎?」

瞧她高興得眼睛閃閃發亮,想讓人拒絕都難了。

「對啊,放心,我答應妳了,一定會做到。」

幫助她穿上鞋子,我本來要攙扶她,卻被她猛力拒絕。

理由是她ok。

我只能再苦笑,跟在她身旁,注意情況。

一路上如此偷偷摸摸的離開醫院,我的目光離不開她雖消瘦卻笑顏燦爛的面容。





                      可以讓妳開心,我願意,我願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