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6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story*10

熟練的騎著車奔馳在蜿蜒小道上,一路上我不敢以平常的時速行駛,美其名說是奔馳,其實在一旁騎腳踏車的三輪車阿伯都比我的車速還快。

話雖如此,但是越是靠近目的地,海風就吹得越是猛烈。

我想,如果我不說,應該沒有人能看出我的龜速吧。

越來越熟悉的景幕,我想起待會會經過的OK便利商店,也想起之前那很愚蠢的等待兼發呆行為。

不行,說什麼這次都不能這麼蠢,還是買點東西果腹加打發時間好了。

而且小喵看起來這麼虛弱,吃點東西補充體力應該會比較好。

我在心中盤算著等會的計畫,嘴巴開口問道:「小喵──妳肚子會不會餓?」

「嗄?你說什麼?」身後傳來她細小到快聽不見的聲音。

啥?有人說快聽不見,為什麼我還能如此的堅定判斷?

嘖嘖,因為愛,懂嗎,因為愛────

回到主題,看樣子,她應該是聽不清楚我說什麼吧。

該死的海風,居然把我的聲音吹散了。

我狠狠的用力吸足一口氣再喊一次:「小喵──妳肚子會不會餓?」

「你在說什麼啊?」她的聲音也跟著激昂了起來。

不行,我怎麼能讓大病初癒的小喵如此動氣。

忍住想回話的衝動,眼前的便利商店也越來越靠近了。

緩緩的鬆開油門,我用滑行的方式讓車慢慢的停頓在OK便利商店門口。

脫下安全帽,我轉頭對著小喵說道:「會不會肚子餓?」

其實這句話很多餘,就算她說不會,我還是會買。

由此可看出,我其實也挺機車的,哈。

小喵顯然是傻了眼,愣了愣後才回答:「還好……」

是嗎?

我聳聳肩,屁股離開坐墊,輕鬆的架好車:「好吧。」

「不是要繼續出發嗎?」她張著嘴,看得出來她很錯愕。

「我肚子餓了呀。」我刻意露出理所當然的笑容。

就如同我前言所說,會問只是基於禮貌動作,我除了機車外,還很專制。

「啊………喔……」聽到我如此回答,她原本興致勃勃,笑得像朵向日葵的笑顏瞬間枯萎。

說真的,看到她這樣的神情,我真的覺得很難受,尤其是她眼中那難以抹滅的黯淡。

「要一起進去嗎?」我試著邀她一起加入購物瞎拼的快樂世界。

噘起雙唇,她別過頭:「不要……」

哎呀呀,讓她生氣了。

我在心中暗暗苦笑,聳了聳肩:「好吧,乖乖等我哦,我進去補充糧食一下。」

轉身快速邁向我要瞎拼的場地,耳邊聽到她在身後的話語。

「喂!!動作快點哦」

「好、好、好。」我笑著連連點頭,至少她還願意跟我說話。

請放心,我會非常快的!


心裡這番想著,我就像蝗蟲過境般挑了幾根關東煮,在隨手抓了幾包餅乾,拿了兩瓶飲料快速衝向櫃檯。

要知道,讓女士等待,很有可能讓對方從溫柔的淑女變身凶暴的野獸。

這點由我家老姊身上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先生,請問這樣多少錢?」我綻開自認最為璀璨的陽光笑容,相信這樣的笑容一定能讓眼前這位站櫃檯站得快打瞌睡的店員先生醒過來。

「啊?!」原本是一臉癡呆狀的店員如夢初醒似的擦了擦雙頰,看了一下櫃檯上的物品。

「等等哦,我算一下。」掃瞄器一一掃過物品上的條碼。「一共是兩百五十元,請問需要塑膠袋嗎?」

「好。」嘴邊回答著,我掏出錢包中唯一的一張小朋友交給店員,內心則有股淡淡的酸痛。

哀悼啊────孩子,去人家家裡要乖乖的哦。

「收您一千,找您七百四十九元。」

就在店員把錢交到我手上時,我突然發現這個店員的神情不太對。

難道說,我的陽光笑容失效了?????

為什麼把錢交到我手上,他的會雙頰酡紅,目光如此迷濛?

該怎麼說呢,這種表情怎麼那麼像是情竇初開的少女盯著偶像時的模樣?

「呃…………」尷尬的抓起店員掌中的零錢,我連數都不敢數的塞進口袋,抓著一袋的食物,捧著關東煮就往店外衝。

若剛才稍做停留,我可不敢往接下來會發生的情形想像呀!

說時遲那時快,我前腳才剛踏離這個恐怖店員的領地,下一秒我就看見令我驚心動魄的場面。

「喵!」我驚呼的喊道,顧不得手上還端著熱呼呼的關東煮,隨手一放就急著空出雙手接住搖搖欲墜的她。

「嗯?」她張著雙眸,一臉無辜的看著我。

這時的她,臉色蒼白得嚇人。

「不好意思……我好像睡著了。」她扯著很明顯的苦笑。

「嗯……」皺著眉,嘴角泛著心疼的笑,我刻意故作輕鬆的打趣道:「對啊,妳有流口水哦。」

「啊?哪有?」她吃驚的忙著用雙手擦拭嘴角,模樣煞是可愛。

「噗──哈哈哈哈──」看著她如此可愛的反應,我忍不住噗嗤大笑。

「喂!你笑什麼笑啦,有啥好笑滴。」她氣呼呼的直推我的胸膛,像極了一隻正在發怒的小貓咪。

可惜這樣的花拳繡腿奈何不了我,所以我還是繼續開懷大笑。

只是這麼一笑,我跟她都跌坐到地上了。

老天,她怎麼會可愛到這種境界,連生氣的雙頰都要嘟成栗鼠樣,怎麼會這麼可愛。

見她如此有趣的反應,我興起惡作劇的念頭,整一整自己笑到扭曲的臉,我故意伸手輕撫她的臉。

「苗……」深深的吸足一口氣,我停下這瘋狂的笑,不然我一定會成為史上少見,因為笑而往生的人。

「嗄?」很顯然她被嚇到了,表情又變得可愛至極。

「妳被我騙了。」我輕輕的說道,隨即因為她傻氣的表情而笑得人仰馬翻。

「很好笑哦,耍我很好玩吼──」她氣憤的捏著我的臉,臉上的表情散發出母夜叉的氣勢。

雖如此,但我還是止不住笑意,請想想看娃娃臉的女生生氣模樣,不管怎麼擠眉弄眼,氣勢總是輸掉大半截。

「cow……」她發出氣勢八十,殺傷力零的小貓咪怒吼後,突然整張臉放大在我眼前。

我的天呀,這個動作讓我的心漏了半拍。

笑容也因此像斷了弦的琴,赫然停頓了下來。

「喂,你笑夠了沒啊。」她旋即又把臉退到原先的距離。

老實說,我有點失望。

看她氣勢勃勃的模樣,還以為,這個小妮子準備獻吻呢。

「好、好……咳…好…我不笑了,噗……」我刻意用笑聲掩飾自己的失控與失望,又怕機伶的她發現自己的異樣,即刻開口轉移注意:「小喵……妳笑起來好可愛。」

當然,這也是百分之百的實話。

「是嗎……」她有些半信半疑的垂下頭:「謝謝你的安慰……」

我揉了揉她的髮絲,對她這樣垂頭喪氣的模樣有著濃濃的不捨:「傻小喵……」

拉著她,我緩緩站起身,然後彎下腰撿著散落一地的零食軍團。

「真可惜……」我望著流滿一地的關東煮惋惜著。

那一張小朋友如果知道我是這樣對待關東煮,一定會很痛恨我吧。

抬眼看了一下她,果然,她又皺眉了。

我安慰的說道:「沒關係,再買就有了,別不開心。」語畢,開啟車箱,將一袋的糧食放入。

「不好意思,如果我沒打瞌睡……」她垂下洟首,十指絞著衣擺。

這件事情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

「哎呀,我都說沒關係了,來這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讓妳開心的。」我對著店內的店員指了指地上的關東煮,因為怕又受到店員愛的關注,我趕緊鞠躬道歉。

啊啊,店員沉著黑臉從店內走出來了,手上拿著拖把跟水桶。

完了,這可能是要來幹架吧?!

「小喵,快上車。」快速的跨上機車,快速的隨便暖車,我拍著後座椅墊示意她上車。

接著,極快的使出璀璨萬分的笑容,搭配上誠意十足的語氣,我對店員喊道:「抱歉哦,大哥。」

呃────霎那間,我懷疑自己聽見邱比特竊笑的聲音。

因為這個店員沉如黑雪的表情突然被紅暈佔滿。

OH! MY GOD。

難道說我的同性緣有這麼好嗎?

我壓抑著滿身的雞皮疙瘩催促著還站在原地發呆的她:「小喵……上車啦。」

「喔……」她似乎對此場景相當著迷,動作有點遲緩的爬上機車後座。

老天,這種可怕的情況,她怎麼會這麼遲鈍?!

我緊張的往後抓住她的手握緊,想也不敢多想的準備摧下油門。

此刻不逃亡,方待何時?!

「有必要靠這麼近嗎?」她在我身後掙扎的嚷嚷道。

寶貝,現在可不是讓妳猶豫的時候,難道妳不怕我的晚節不保嗎?

「抱緊就對了。」我不多做解釋,只是使盡的摧下油門,頭也不回的往前方的逃命之道奔進。

「啊──────魏.宇.傑!!」一陣驚呼由身後傳來,我感覺到她的雙手正緊緊的環抱著我的腰。

哈哈,逃脫地獄又來到了天堂。

各位夥伴,這就是騎快車的第二好處。

就當我暗自竊喜她的投懷送抱時,她發動了猛烈粉拳的攻擊,噼哩啪啦的亂拳攻擊往我身上襲來。

「慢一點,慢一點啦!」

「嗚!」死了。

我緊急煞車,彎下腰雙手抵著受創的可憐之處。

「你還好吧?」她問道。

我趴在儀表板上的痛苦呻吟難道妳還聽不出來嗎?

這個武器到目前為止都還未使用過,妳怎麼能如此的狠心傷害?

我痛到無法用言語回答,只能弱勢的靜待痛楚的離去,還好老天寵幸,疼痛的感覺緩緩消逝,紅著雙眼,我輕輕的喘了口氣。

「紅豆……你…還好嗎?」她在旁戳了戳我的手。

「還好。」應該還可以用。

「抱歉哦,剛剛打到那個……部位啊,我不是故意的。」她怯生生的道歉著,由她泛紅的耳根子看來,她似乎很羞怯於說出這種詞彙。

「沒關係……現在好多了。」一邊拿出車箱中的糧食,我一邊晃了晃手,要她別放在心上,心裡則想著只要武器沒壞就好。

看了一下快要高過她的堤岸,我趁機牽起她的手。「小心爬。」

舊地重遊,沒想到卻挑這種時候。

我看著滿地滿谷的垃圾思忖著。

「我想下去耶。」她忽然轉頭對我如此說道。

想下去?跟這堆垃圾嗎?

我偏頭想了一下,隨之鬆開握著她的手,將另一手的袋子交到她手上。

「好,幫我拿著。」語畢,一把抱起早就瘦材如骨的她。

「嗄?幹麻……啊──!」她嚇了一大跳,呼聲連連的大聲小叫著。

將她捧在懷裡,懷著抱公主的心態,我踏在柔軟的沙子上。

一步、一步,那深陷在沙地中留下的痕跡,就是像是我對她最深刻的喜愛。

「我第一次抱女孩子耶。」我低頭對懷中的她說出這個第一次。

希望我的方式不會弄痛柔弱的她。

她吃吃的笑著,一臉得意的告訴我:「我知道自己很重……四十七公斤哦!」

「是嗎?」我停下步伐,凝住嘴邊的笑意。

四十七公斤?她的模樣比起之前剛認識時有著天壤之別。

瘦得這麼皮包骨,怎麼樣也不可能抵達四十七公斤。

「對啊,以前我最重體重有六十二耶。」她猶如炫耀的孔雀,忙著展示著自己傲人的成績。(以她的模樣看來是如此。)

我在心中輕嘆,不捨她的消瘦,也不願反駁她的話語。

輕輕的將她放置在比較乾淨的柔軟沙地上,我不禁開口道:「妳……太瘦。」

「沒關係啊,現在不是流行骨感嗎?」她轉頭對著我微笑,還展示她瘦到令人驚心的皮包骨手腕。

這時候,我的腦中居然一片空白。我找不到任何任何可以安慰她或者鼓勵她的話語。

頓時間,我感覺到自己的無能。

就是如此,從以前到現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引起她的注意而已,除此之外,我什麼都沒辦法給予。

難道,我要讓沉默成了自己的最佳的回答嗎?

我看著她的纖弱的背影自問著。

我能做些什麼?

除了盡力逗她開心,我還能做什麼?

如果可以,我好想陪伴著她,為她拭去淚水。

陡然,一句話閃進我的腦海中:「要知道,人與人可以相遇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如果什麼努力都沒作就放棄,豈不等於直接放棄了過往所累積的福氣。」

沒錯,就算……我所能做的,就算只是粗淺的逗她開心,我百般願意。

我伸手抱向彷彿汪洋中迷失的小船的她。

一句話,一個動作,很簡單,只要妳願意。

「喵………我們在一起好嗎?」我微貼著她的髮絲輕輕吐露心願。





        我發誓,除了我母親以外,我可是第一次與女孩如此靠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