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 0 0 7 〃 喵 吻 輕 輕
關於部落格
 … 人 生 就 是 要 不 斷 走 下 去 ˇ … 
  
  • 4719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火車站‧月台

 
沒有多想,我隨意打量過就轉過頭,將目光放置在尚未有火車停頓的空鐵軌上。

一聲尖銳的哨聲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轉頭看向哨聲來源。

巡邏站長破口大罵,神情非常怒惱。

怎麼回事呢?我想著。

瞇起有些近視的雙眼一看,沒想到是剛剛那名少女,她居然站在軌道上。

「這樣很危險妳知道嗎?!怎麼能隨便跳下去?」站長的砲轟的聲音在這個等待的空間內迴盪。

我忍不住靠近這荒繆的案發現場,也警覺到少女的模樣不太正常……

「上來、上來!」站長放下高梯要少女上來。

只見那少女原本低垂的頭突然朝向我,接著伸手往後一指,面露詭異的微笑。

我感到一股寒意從腳底竄起,霎時一陣毛骨悚然。

就在少女被站長強拉上月台的瞬間,她像是失去引導線支撐的魁儡娃娃暈倒在地。

「這已經是第幾次了!有夠煩的。」站長招來其他同仁幫忙,抱怨的字眼在嘴邊碎唸著。

「算了啦,趕快送她去休息室,順便打電話通知她的父母。」

「這種情況很多次了?」我困惑的想著,踏入可以運送我回家的自強號火車上。

回到家後,我放下背包,反常的直接打開電腦,連上私人報台。

這報台常常會登報一些地方性的特殊案例,至於我為什麼會接觸到這個報台,則是另外一段故事。

看了一下站長近期的更新,並沒有討論關於這則新聞。


難道只是巧合嗎?

我如此想著,心裡卻有股不舒坦的焦躁感。


隔天,我依然還是差不多的時間在這個月台等待回家專車自強號。

可能真的最近發生很多這種情況吧,巡邏的人員變多了,班次也密集許多;雖然如此,但是還是會有閒漏下來的空白期。

我走到昨天那少女原本等待的位置觀瞻,看不出什麼異常。


是我太敏感了?

也對,我沒戴眼鏡的時候,視線都很矇矓,說不定那女生根本沒有笑,是我多慮了吧。

我自嘲的低頭苦笑。

這等苦笑的白癡的模樣可不能讓路人看見,畢竟我是要當偽美女的人。


「欸……」一聲叫喚從我正前方傳來。


有人叫我?

我疑惑的抬起頭,發現在鐵軌上有個身穿黑衣服的男子在招手。

前文我有提過,托近視的福,我根本看不清楚對方的容貌,只知道對方聲音聽起來有點像男性的聲音。

「叫我?」我忍不住指了指自己。

這是個錯誤舉止,只是當時的我根本想不了那麼多。

「對……來一下好嗎?幫幫我。」他不斷的招手,聲音雖低沉卻有磁性。

我該是清醒的,卻不知不覺跳下了月台,走到男人的面前。

湊近一看才發現男人的臉色慘白,雖清秀,卻給人種不舒服的異樣感。

「我等妳好久了。」他伸手想碰觸我。

就在他的手快碰觸到我時,我聞到一股惡臭,就像是肉類食品擺放太久時所發出來的味道,那股令人做噁的腐肉味。

我瞬時清醒,才剛往後退了一步,一列火車的車廂飛快的從我眼前奔過。

我在心中默默的捏了把冷汗,卻沒辦法讓神經放鬆。

飛奔的火車穿透了男人的身影,而那男人卻一步步朝我逼近。

等我驚覺自己不該回應已經來不及了。

「別靠近我。」我冷冷的說道。

「只有妳有辦法與我交談……」那男人的嘴角浮起的淡笑,拉扯著他僵硬的肉皮。

「是這樣嗎?!」我皺著眉,小心翼翼的往後退,我知道,再差幾步就能翻回月台上。

一步步的後退讓我靠上的月台的牆,深吸一口氣,我轉身翻上月台。

差一點,就在我全身要翻回月台時,那男人的聲音在我耳後出現。

「幫幫我吧。」

蕭然的寒意鑽上了我的背肌骨。

該死!

男人的不斷對我耳語,我感覺到他趴在我的背上。

「你的態度讓我不舒服。」我冷哼的說道。

「對不起……」聲音有點飄遠,背上的沉重感消逝。

看樣子,他應該是下去了。

我笨拙的爬回月台上,低頭看著站在月台下仰望著我的男人。

「為什麼這樣做?」不是興師問罪,因為我看得出來他期待我這麼問。

可想而知,那位站長所說的好幾次是怎麼回事了,都是眼前這傢伙搞的鬼。

「我想引起妳的注意呀!」男人發出輕笑:「因為只有妳能幫助我……」

我沉默不語。

「只是妳似乎都視而不見就是,我努力很多次了。」男人的語氣有些無奈。

「太危險了。」我指責道:「就像剛剛,我差點被火車撞上耶!」

「妳知道那不是『火車』吧。」

的確,剛剛衝過去的,不是現世的火車……

我瞇眼瞪著男人,覺得這傢伙的心思細膩到讓人討厭,連我想裝傻都不給蒙混。

「說吧,我能幫才幫。」既然甩不掉,我也只好認了。

「妳當然可以,請先帶我回家吧……」男人伸出手,一副要我拉他的模樣。

這手握下去會怎麼樣,我很清楚。


結果,我帶了一個需要我幫助的男鬼回家。

他要我幫助他什麼呢?這就必須等他自己說出來了。


路上,我不雅的翻了個衛生眼,忍不住抱怨:「你身上很臭。」

「對不起,買點水果鮮花幫我洗洗吧……」他是這樣回答的。

聞言,請容我說句粗話:「雪特!」

撿了一隻要我幫助又要我來服侍的男鬼回家。
 
 

˙.+。˙.+。˙.+。˙.+。˙.+。˙.+。˙.+。˙.+。˙.+。˙.+.˙




很久沒寫這類的故事了,雖然常常有靈感,卻沒時間動筆。

今天好像被強迫般,不寫出來會很不安寧。

覺得自己沒寫的很恐怖啦(苦笑),看看就好。

(我還是不太擅長寫恐怖類別的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